第1章  我是个仙二代

我是一个仙二代。

而且应该是最牛逼的仙二代。

因为我爹最牛逼,他是中央星域的主世界鸿蒙大陆的众仙之帝。

而我,是个独生子女!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宇宙第一仙二代!!

我叫安不浪。

姓安,名不浪。

至于为什么堂堂仙帝之子,会有个那么挫的名字,此事说来也简单。

我爹取名的时候,其实经过很长时间的深思熟虑。

他推演了一番大宇宙进程,洪荒衍化,结合阴阳五行八卦,窥探不可知之天命,终于想到了一句真言:稳住,不浪能赢!

就这样,仙帝之子,取名安不浪。

此名字寓意高远,大道至简,蕴含胜利箴言。

总之,就是超级好,这是全宇宙公认的,没人敢说不好。

反正我从没听别人说过我爹的取名水平差……

……

想到这里,安不浪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他对自己的名字本来就没什么期待,从他爹的兽宠金乌圣女叫小红,焚天凤凰叫小黄,天道冥花叫小蘑菇等等这些血淋淋的案例,就可以看出他爹的取名水准了,他对自己的名字已经认命。

其实,作为宇宙第一仙二代。

安不浪的家人很爱他,他的朋友也很关心他,他生活的环境和氛围都很好。

是的,一切都是好的,甚至可以说是顶级的。

但是他真的不幸福。

不是矫情,他真的找不到了自己的人生追求,仿佛就要这样一辈子生活在他爹的光环之下。

无论是谁,看到他,都会给他贴上一个大大的标签:仙帝之子!

然后,他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尊贵的人之一。

根本不用奋斗,他就拥有了数之不尽的功法资源,拥有了各路大能和仙人的尊敬以及拼命示好,拥有了世界上最顶级的靠山和世界上最可怕的势力……

是的,他拥有了世界上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一切。

这一切,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拥有了。

这种烦恼,谁能懂?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想要的一切都有了,还能有什么追求?

超越父亲吗?

啊……那还不如死了呢。

安不浪超级郁闷,各种负面情绪在日积月累着。

他不是一个贪图享乐的人。

他也想做出成绩,想要通过努力获得别人的认可。

但他每次努力克服困难,完成一件事情后,虽然收获了掌声和祝贺,收获了鲜花和赞美,但他还是能够清晰感觉得到他人心中的理所当然和不以为意。仙帝之子,能做这种事情,很正常啊,也不知他在得意些什么?

是的,他连“得意”这一基本情绪都被剥夺了。

人生没有任何成就感。

安不浪的心好塞。

心中蕴藏着某股情绪,好似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没过多久。

引爆火山的导火索,终于还是被点燃了。

那一天。

一个容貌绝美的少女走到他的面前,拿出一纸婚书,声音悦耳如仙莺,说出的话却冷酷无情:“安不浪,我要退婚!”

安不浪如遭雷击,随即勃然大怒:“韩月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

“呜呜呜……别人都说我配不上你……”少女突然泪流满面,“是,我仅仅是个十大圣宗的宗主之女,是仅有一条圣品寒灵根的卑微少女而已,连神女榜榜首都不是的渣渣,我高攀不上你们,但我还不能悔婚吗?!”

说罢,少女将婚书撕裂,暴风雨哭泣,掩面飞走。

安不浪望着离他远去的倩影,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风有点凉,蛋有点疼……

我这该死的仙二代!!!

……

“安少主,安少主……”

“您冷静一点啊!”

一个小仙面露惊恐之色,不停跟在安不浪身后,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我已经很冷静了,你就别拦我了。小华子,我跟你关系好,这才跟你告别,但你不要让我难做。”安不浪穿过无数美轮美奂的仙宫,来到一棵上古神树旁边,外面是漂浮的云海以及璀璨的星河。

小华子哽咽道:“现在是您让小的难做啊。”

安不浪没有接话,面露坚决之色:“哼,只有离家出走,去到我爹不在的地方,我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我追求的是真正的人生,一个真正拥有酸甜苦辣,爱恨情仇,极为缤纷绚烂的人生,而不是身处云端的仙二代!!”

“安少主……”小华子眼眶红了。

“既然已经打算抛开过往的一切……”安不浪喃喃自语,那张足以让人望之艳羡的俊美面容,顿时变得平凡起来,“去掉天神颜,去掉通天境,去掉青龙甲……”

这位仙二代,将身上的一个个buff以及宝物,全部丢掉。

最终,他的身上仅有一件普通的衣服,以及一枚玉钗。

安不浪望着这枚刻着朱雀和真龙的精美玉钗,有些出神,喃喃道:“这枚玉钗是娘留给我的保命事物,诸天万界,没有玉钗到不了的地方……抱歉,现在我要用它来离家出走了,去到一个爹娘都不会发现的地方……”

若是没这枚玉钗,安不浪连仙域的大罗天结界都出不去。

“小华子,剩下的东西,就劳烦你带给我爹了。”安不浪将一枚空间戒指递到身旁小仙的手里,笑道,“顺便,跟我爹带句话……”

“什么话?”小华子咽了一口唾沫,紧张道。

“就说……”安不浪双眸闪过一抹炽热,催动玉钗,身子化作银白流光冲天而起!

“就说我安不浪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爽够了,自然就会回来啦,哈哈哈哈……啊……!”

豪迈的声音仍回荡在天地。

安不浪的身子却已经消失不见,独留小华子在神树旁发愣。

“呜呜呜……”

“安少主,我若是把这原话带给主人,怕是要死啊!”

小华子泪流满面,几欲崩溃!

仙帝宫,摇光亭。

一身白衣,飘逸出尘的男子,正在悠悠品着仙茶。

他的前方,亭子之外,有一池清澈如镜的湖水。

湖水的下方,是众星之海,万云之巅,轻轻拨动,就能随手摘星辰。

“夫君,浪儿真的离家出走了。”

一袭青衣,声音悦耳如神雀轻吟的女子,轻声说着,似是心有担忧。

男子淡淡一笑,安慰道:“这不十六岁了嘛,叛逆期来了,让他去历练一番也好。再说了,浪儿命中也有一个劫难啊,我们挡不住的。”

“一个劫难?”青衣女子迟疑片刻,道,“不止吧?”

男子点了点头:“当然,这个大劫难中,又有999 个小劫难。”

青衣女子:“……”

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这样让人更担心了啊!

鸿蒙宇宙中的鸿蒙大陆,面积无边无际。

大到就算是仙帝,也无法统御知晓一切。

同时,它也是神秘的。

神秘到就连仙帝也不知道,究竟还蕴藏着什么。

安不浪借助保命玉钗的力量,逃出仙域,逃出十大圣域,跨越无数亿万里,在穿越空间时候,直接将坐标调整至鸿蒙大陆最为边缘的某个国度。

就是你了,鸿蒙大陆,苍蓝国!

我真不是仙二代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