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 为情义而死亦无悔

开着霸道的小宁子不断轻点油门,试图将车速加到最快。他可不如王大狗对南云区这片小巷子熟悉,三两次拐弯后,车子就已经驶出了棚户区,重新开回了大马路上。

左反光镜早已被巡逻干事打碎,当小宁子朝右扫视后方离自己最近的治保还有多远时,他突然瞥见了大莱丢在副驾驶皮套子上的一把仿六四手枪。

望着仿六四,小宁子愣了愣,他深呼吸一口气,略微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后,左手拾起了仿六四,打开保险,对准身后的距离起码还有六七百米警灯闪烁的治保车辆扣动了扳机!

“亢!”

原本还在小巷子中搜查的治保人员,在听到尖锐的枪声后,纷纷再次朝着已经开上主路的霸道聚拢过去。

“只要我拖得越久,狗哥他们就越有机会。一群小篮子,都说自己给狗哥卖过命,你们踏马卖命归卖命,谁跟狗哥换过命?我换过,我宁子不是JB胆小鬼!”

“嗡嗡——!”

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两句的小宁子已经将霸道的车速提到了极致,宛若笔直的利剑一般主动朝已经布好了栅栏和倒刺路障(破胎器)的路口撞了过去。

“嘭咚!”

“嘶——!”

2.3吨车重的霸道将栅栏全部撞开,四个轮胎齐齐被倒刺扎破,车胎打滑整个车在原地转了好几圈之后彻底憋死了火。

“呼!呼!”

小宁子揪着自己衬衣领口,发泄似的将最上面的三粒扣子硬生生给拽了下来,往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治保车辆,大口喘着粗气。

“嗡——!”

小宁子将除了主驾驶位外的其他车窗全部关闭,对准车外又连续扣动了三次扳机。

“亢!亢!亢!”

原本还准备直接把霸道围死的治保车辆见对方已经完全没有机会逃生,却仍顽固抵抗后,为避免更大的人员伤亡,选择了围而不打。

“啪嗒!”

小宁子从自己的衬衣领口掏出了一包已经被汗水浸湿了部分,看起来皱皱巴巴的箭牌香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后,眯眼看向了手中的仿六四。

仿六四手枪的装弹量总共是七发,除去最早前吸引注意开的那一发和刚刚开的三发外,可供他虚张声势拖延时间的仅剩下最后两颗子弹。

好在治保方面似乎并没有急着将小宁子堵死,但凡能给狗哥多争取到一分钟时间,他都觉得是赚的了。

“车上的人听着,立刻下车抱头蹲下!立刻下车抱头蹲下!”

一名穿着治保制服一副头头模样的治保官员拿着大喇叭冲着小宁子喊道。

“聒噪!”

小宁子低声骂了一句,举着仿六四又随意的开了两枪。

“亢!亢!”

他这一举动无疑激怒了已经将他包围的治保人员,那名治保官员也当机立断的做出了决定:“强突!必要时刻允许击毙!”

“踏踏踏!”

穿着避弹衣全副武装的治保特殊作战队成员,从四个方位朝着霸道车前进,小宁子低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治保队员,双方距离不过五米,近在咫尺后感慨万千。

**里还剩下最后一发子弹,自认已经尽力的小宁子捋了捋自己的大背头,感叹了一声道:“狗哥,宁子欠你的就还到这儿了,还没还完都没机会再还了…”

话说完,小宁子合上了双眼,将仿六四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亢!”

一声枪响,鲜血四溅,布满了挡风玻璃。

其实在看到小宁子看到副驾驶座上的仿六四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他不过是个小混子,嘴再严也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真要让治保的抓回去了,一套流程走下来,那很可能就把王大狗他们逃跑的位置吐口了。

而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严的,为了王大狗等人的行踪暂时不会被发现,为了自己当炮灰有价值,他选择了付出自己的生命。

要让一个怕死的人主动了结自己的性命,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呢?从这方面来说,确实不得不佩服王大狗与他手下这群小兄弟之间的情谊。

作战队成员因为枪响略微停顿再次前突,发现车上仅有小宁子一人后连忙向之前喊话的治保官员报告。

“唰!”

治保官员的脸色一变,立即命令道:“南云分区全区布控,以棚户区为中心对整个南云分区进行地毯式搜索。”

郭华是死是活无关紧要,但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可是胡城主下令督办的事儿,结果郭华愣是在几百名治保人员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就这样的工作失误会面临怎样的责罚,他连想都不敢想。

……

王大狗等人逃生的隐蔽小门连通着南云分区棚户区底下的下水道管道,一行三人佝偻着腰强忍着恶臭快步走了约五六分钟,在王大狗手机灯光的照射下,他凭着记忆掀开了一处井盖,打开井盖后向上攀爬通向的是一处一进出的小院子。

小院里布满了落叶杂草破败不堪,一棵光秃秃不剩几根枝叶的歪脖子树种在角落上,这儿一看就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居住了。

“走边上!”

王大狗的反侦察意识极强,他知道只要稍微留下一点线索,就可能给自己带来致命的隐患。

于是乎小心翼翼地踩着墙边通过,连院子里的杂草和落叶都没有碰到,身后的大莱和郭华也有样学样,跟着王大狗摸到了门边。

王大狗用手指了指房梁上的绳子,以及顶上开着的那扇窗户。

大莱立马会意,双脚蹬地向上一跃,手臂青筋暴起拽着那麻绳不断往上攀登,爬到与窗户齐平的位置往前一扑,顺势滚进了小院。

“喏!”

王大狗朝着一脸懵逼的郭华努了努嘴,示意他也赶紧行动。

“狗哥…这我好像不行啊!”

要换成个十七八岁的棒小伙,有这么根绳子,虽然动作不一定像大莱一般矫健,但仅仅是爬上去肯定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但摆在养尊处优疏于锻炼的郭华面前,这确实就是个不小的难题了。

“能上你就上,不能上你就去死。”

王大狗横了郭华一眼,自顾自的点了根烟,压根就没想着搭把手帮忙。

末世第七城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