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 要不你走吧

小宁子心里为何而死,王大狗再清楚不过了。自己的人用鲜血和生命给郭华铺路,可郭华却仍是一副难当大任的怂样,要说王大狗心里不气,也是完全不可能。

郭华急的直跺脚,可见王大狗始终无动于衷,他也只得搓了搓手对着那根麻绳做出了尝试。

“呃……!”

踩着大皮鞋的郭华一跺脚,双手用力拽住麻绳往上耸,脸色涨的通红,可也仅仅是维持着现状让自己不掉下来,难以寸进。

明显已经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可郭华愣生生玩出了荡秋千的感觉,拽着绳子离地三尺左摇右摆。

“艹!”

刚刚还怒气冲天的王大狗一见到郭华这副模样,又从他身上看到了郭家另外两兄弟的影子,心一软,实在是看不过眼只得将香烟对折,用手指摁灭后揣回了兜里,整个人向下一蹲,让郭华擦着自己的肩膀往上梭梭了好几步,终于攀着那窗户口滚了进去。

“噗通!”

郭华重重砸在房子里头,明明总共就不到两米五高,愣生生给了郭华一种从十八层高楼跳下,五脏六腑都已经被摔碎了的错觉。

“哎哟哎哟…”

郭华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别特么哼哼!”

一直对郭华就有意见的大莱瞪着郭华骂了一句。

“嘭!”

将外面留下的痕迹全部清除后,王大狗将麻绳剪断攥在手里,从窗口跳下来的瞬间还顺手把窗户也给带上了。

“啪啪!”

王大狗抻了抻身上的灰尘,从房间里拎了三条小马扎出来,给两人一人丢了一条后,坐了下来,扭头冲大莱说道:“大莱,联系一下你朋友,咱得走,越快越好!”

“好!”大莱想也没想就掏出手机,拨通了他朋友的号码。

不过结果似乎并不太尽人意,从大莱拨通电话器,他面部表情变化上就可以看出来,三人想要逃出七城的事儿似乎碰到了不小的麻烦。

“嗯…嗯…我知道了。”

“啪!”

挂断电话后的大莱脸色就跟刚刚吃下了一只活老鼠似的,膈应的不行。

“人拒绝了?”

对于这一结果,王大狗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不疾不徐地问了一句。

大莱点头答道:“嗯…咱刚刚整的这个事儿已经在整个七城都传开了,现在差不多全城都戒严了,别说陆路走不了,就连水路都悬乎,我一说事儿人立马就打了反口。”

其实大莱话并没有说全,他做蛇头的朋友不但说了走不了,还告诉了他,要他赶快离王大狗和郭华远远的。

王大狗和郭华都是城北的名人,再加上监控探头拍下的照片,这两人胡城主已经下了死命令,板上钉钉是跑不了了的。

而今天戴着匪帽行动的大莱,身份信息并没有被锁定,如果是他一个人跑,他朋友自认为还是有把握能把他送出去的。

“能理解,人家也是为了挣钱,犯不上跟咱玩命。”王大狗挤出了一个颇为勉强的笑容回应道。

“出不去?!那我们怎么办啊!”刚刚还捂着肚子跟濒临死亡似的郭华,一听到自己走不了了,气的跳了起来,鼓着个眼睛质问着两人。

“嘭!”

早就憋着火好几次想收拾他的大莱,终于狠下心来了,一拳挥出砸向郭华的脑袋,刚巧砸在郭华的左侧脸上,直接就给两颗槽牙给打了下来。

“呜…呜!”郭华捂着嘴一脸悲愤,几次想要怒视大莱可又没那胆子,只得将目光转到一边去。

已经出手了的大莱可半点没有惯着郭华的想法,他一手拽着郭华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在原地提了起来,那满是老茧的右手噼里啪啦的就抽打在郭华的脸蛋上,并沉声骂道:“要不是你这个狗篮子有种闹没种担,我们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还踏马一个劲的B叫唤,老子恨不得给你胆捏烂!”

小袁,大莱曾经王大狗的左膀右臂,也算是王大狗这个团伙里战力最强的两人。

小袁精通格斗之术,在当时城北混子圈里格斗技能够达到小袁这个高度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而大莱则比较全面,或许他单挑不是小袁的对手,但是各式家伙他不说精通也都能整出个一二三来,尤其枪法很准。

小袁的脾气更好些,对名啊利啊都不太在乎,个人存在感也偏低。而大莱则是恰恰相反,他脾气火爆一点就着,王大狗团伙内的人都比较怕他。

就连原来接手了王大狗位置,在腾华嚣张跋扈现在已经埋骨城郊的老油,要见着大莱都哆嗦,深怕他抽自己大耳刮子。

同时自从王大狗和郭华兵合一处后,大莱就不太愿意主动参与进来他们的事了,因为他和王大狗性格更为相似,相比于阴谋诡计他们更喜欢直来直去。

而郭华恰恰就是一个爱玩些下三滥花招的主儿,对于这种人大莱极其厌恶。

到眼下又因为他将自己和王大狗逼上了绝路,越想越气的大莱动起手来,那可就半点不手软了。

“啪啪啪!”

原本郭华那张保养的还算精致,侧脸有几分酷似G富城的脸蛋子已经被抽成了猪头三,嘴里“呜呜”的不断求饶,可大莱愣是没收手。

一想到因为他,自家大哥都已经被打上了特级通缉令,大莱又忍不住加重了几分力度。

对于大莱的力气,别人不了解王大狗还是很了解的。瞅着大莱这打铁似的的抽法,再让他打下去,估摸着今天郭华也白救了…

在一旁的王大狗终于张口道:“别打了!你把他打死,又有什么意义?”

“我踏马就是气不过!狗哥,你说我们要是救得是个有用的人,我也啥都不说了,不管有价值没价值,至少没白惹这些祸,问题救的是JB郭华这样的废物,折了几个兄弟,我实在是一想起心里就窝火!”

大莱气鼓鼓地回道。

王大狗顿了顿,语气一变又接了一句:“大莱,要不你走吧?”

“啥?”大莱忽然转身看向王大狗,表情有几分委屈又有几分迷惘的问道:“狗哥,你让我走?”

就连端枪,手都从不哆嗦的大莱,用手指自己鼻子看向王大狗时竟然控制不住的微微抖动。

末世第七城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