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 插翅难逃的棚户区

“你跟着我们是死路一条,不出意外的话现在还只有我和郭华上线了,你往外跑,找个地儿躲两天,等我们落网了你也就安全了。”王大狗表情挺认真的说道。

“不可能!”大莱语气急促又带着几分不容置疑。“我这条命是你狗哥给的,要不是你,十几年我就没了!眼下就是我死了,你都死不了!狗哥你放心,一起走我或许做不到,一起没我绝对没问题!”

“……”

见大莱完全没给自己留出任何商榷的余地,王大狗干脆也没接话,蹲在地上抽着闷烟,眼睛还时不时瞟到躺地上吐着血泡泡的郭华……

看王大狗不搭理他,气鼓气涨的大莱无视了小马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拿着手机一顿摁,似乎打算通过联系往日的朋友,找到一丝离开七城的希望。

又是小半个小时过去,大莱还没有泄气,只不过表情要比之前更焦躁些,这也侧面说明了目前局势的不容乐观。

“听哥一句劝,大莱你走吧!这一把子事儿办到这儿就差不多了,咱折两个跟折三个,没啥区别。”王大狗走上前去,拍着大莱的肩膀再次说道。

大莱抻着脖子问道:“哥,咱一块儿这么多年,你啥时候见过我往后缩缩?”

“以前的事儿都已经过去了,你要心里还有我这么哥哥,这次你就得走。你要跟着我一块儿没了,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两人来回又争执了几句,僵持不下,最后大莱实在拗不过大哥,妥协似的回道:“行,狗哥我走!”

见大莱终于让步,王大狗欣慰的笑道:“撤吧撤吧!你还活着,至少咱还留着根。”

大莱一手撑着窗边,一个引体向上将手反扣在门梁上,推开小窗一步就跳了下去。

反头望了一眼王大狗郭华藏身的小院,大莱一把将匪帽拽掉,又在棚户区随便取了一件人家晾在屋外的大背心子套在身上,低着脑袋往外走。

大莱虽然原来狠事做了不少,但最近两年身份是干净的,他想要在阳光下行走一点问题都没有。

再加上大宁看着挺莽实际上心思还算缜密,这一点从他在长乐后巷上车时头上就戴着匪帽,也能够看得出来。

身旁不断呼啸而过闪烁着警灯的治保车辆,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不适,甚至他还刻意的装出了一丝丝其他小市民脸上应有的惊慌,防止因为自己表情太过镇定被看出端倪…

“老板,拿盒蓝箭。”

大莱捏了捏鼻子,走在街口处的一家小卖部门口,指着展示柜里头摆着的箭牌香烟说道。

“好嘞,四块!”

老板毫不迟疑的将展柜里将烟拿了出来。

“撕拉!”

大莱先付过钱后将烟盒扯开,点上一根,装作好奇的问了一嘴道:“这今天出了什么大事啊,我感觉咱棚户区这边都让治保包围了啊!”

“听说来了几个悍匪跑到咱这一块儿来了,那动静整的老大了,搜救犬红外线热成像仪都带上了,看来是不找着人不罢休了。”小卖部老板笑着回答道。

瞬间,大莱脸色一僵。在他的经验判断中就想到了,把小卖部开在这儿的老板势必会掌握的比其他人多点消息,果不其然,只不过这消息并不是啥好消息。

搜救犬配上红外线热成像仪,那别说王大狗躲在小院子里,他就是躲在井窖里都可能被揪出来!

大莱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丢下大哥独自逃生,之所以跑出来不过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目标小些,也更容易找到机会罢了。

站在街角再三思索后,大莱选准了一个方向加速迈开了脚步。

……

“这个郭华真的是不要命!”

王为坐在办公室内久久没有等来郭华的消息,又被挂断了电话后彻底坐不住了。

他恨得牙痒痒的骂了一句,站起身子朝门外走去,临到门口时他冲司机喊了一句:“小白,你去开车,我得出去一趟。”

“好!”司机小白应了一声后,抢在王为之前一溜小跑,往停车场跑了过去。

抢在领导之前把车备好,是作为司机最基本的素质。

已经急得火烧眉毛的王为也顾不上以往的领导形象主动往院子外走了过去,毕竟这一把子事真捂不住的话他恐怕顶戴花翎都有可能不保了。

就在王为刚刚走出城北工会的院子,站在院门口神色焦急的等待着司机时,一名穿着剃着球头穿着黑色紧身T恤的健壮男子朝他靠了过去。

“王为?”球头男面对面停在王为跟前,沉声问了一句。

“你是?”

王为对面前的球头男毫无印象,眉头微皱。

可接下来球头男的动作,却是令他完全没有想到。

“嘭!”

球头男在确定面前人就是王为后,果断挥起了手里的拳头,一拳直击面门,打的王为脑袋向后一仰,那鼻口溢出的鲜血就跟感冒时的大鼻涕似的,甩的到处都是。

“你…你是什么人…”

王为一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嘴里含含糊糊的问道,身子还没忘记悄然向后退。

回答他的还是球头男那冰冷的铁拳。

球头男面容狰狞,右臂肌肉高高隆起,握紧的拳头就跟装了定速行航似的精准地轰在王为的侧脸上。

“嘭!”

如果说第一拳球头男还带着几分试探之意,那这第二拳可就是毫不留情了。

王为在巨力之下被捶的整个人往左边一侧,扑倒在了地上,手里头还静静地躺着两颗带血的槽牙。

两拳将王为干翻以后,球头男并没有解气,他向前大跨一步,直接骑在王为的身上,揪着王为那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眼下稍有些凌乱的头发给王为整个上半身拽了起来,喝道:“你踏马是不是还打算去救郭华啊?”

王为一愣,两眼瞪着球头男,似乎是摸不着对方究竟是哪路神仙。

“嘭!嘭!嘭!”

见王为不答,球头男又卯足了劲对着王为的肚子上一顿输出。

原本王为就被球头男两拳捶了个七荤八素还没太缓过神来,这腹部又遭了一番重击后,身子本能收缩,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啪嗒!”

刚刚把帕萨特开出小院的司机,见自己领导被人摁在地上摩擦,立马拽开车门跑了过来。边跑边指着球头男喊道:“干什么的,赶快住手!”

末世第七城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