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蛇头廖子

……

而在城北工会门口挨了一顿胖揍,被赵山河打得连爹妈都认不出来的王为,在宝马车离去的第一时间就让门口的两安保人员送往了最近的医院急救。

别看王为一脸是血模样挺吓人,但实际上除了左臂骨折以外都是些皮外伤,救治起来也很快,不到三个小时就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

王为整个上半身布满了绷带,手上打着石膏吊架,看上去就跟个半身不遂的木乃伊似的,一脸的忿忿不平。

在凌霄出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失去意识了,所以压根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他只当是一群为了阻止自己救郭华的罗家地赖子狗胆包天,竟然敢动真格的朝自己出手。

刚回到病房,王为的亲人心腹就纷纷围了上来。而王为刚刚从手术室出来,嗓子干的都快能伸出手来了,还是忍不住先问道:“人…人抓着了吗?”

还在急救室里没打麻-药的时候,王为就在脑子里不断琢磨要怎么收拾对自己出手的暴徒。

周围的一干人等面面相窥,因为王为出事的原因整的跟未解之谜似的,无论是上级领导还是办案治保人员完全没透出风来,此刻王为问,他们确实也答不出个之所以然来。

还是一名得知内情心腹挤进了人群,贴在王为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王主席,今天动手的那群人是驻军的,带头的好像是凌少将的大公子……”

“呃…”王为嘴巴长得老大,他就是抠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救郭华的事儿怎么会跟凌少将扯上关系。

心腹这时又在一旁接着补刀道:“现在病房外面还有三位自称是七城特别行动组的人,说想找您了解了解郭华事件的情况,我们以您需要休息为由暂时搪塞过去了,您看有什么事儿要交待的吗?”

作为王为的心腹,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他相信以王为的脑袋瓜势必能琢磨明白。

“……”

不过这一次的王为却让他失望了,在听完他的话之后,王为直接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自己挨了驻军的收拾,营救郭华的宝贵的时间也已经错过,孤立无援的郭华最后结局可想而知,这时候特别行动组的人来找自己,那为的是什么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今日的王为实在是没有精力承受这一切了…

从南云分区的棚户区出来了快三个小时,大莱一分钟的时间也没有浪费。

在街口处摇下了一台看热闹的纯电动出租车,在接受了治保与驻军的多重排查后,驶出了棚户区到达了之前他联系的那名蛇头朋友那儿。

“莱哥,咱俩的关系压根不是钱的事儿!我说了,你要想走,我现在就送你出去,一个子儿都不带跟您伸手要!”

正跟叫来的姑娘在床上颠鸾倒凤,好不快活的蛇头,见房间里突然闯进来个人,吓得捂着下半身就往外蹿,再看清楚来人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拿了一沓钞票赶走了姑娘,嘴上十分无奈的对大莱解释道。

大莱一屁股坐在床边小桌上,用水壶给自己倒上杯水仰头饮尽,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拍在桌上,轻声说道:“廖子,咱多少年的朋友了你很清楚,我要不是被逼的无路可走也不能厚着脸皮凑上来。”

“莱哥,你这事儿都快把天捅破了,你找谁都他么无路可走啊!”

蛇头廖子从床上跳了下来,随意地抓了条裤衩子给自己套上,坐在大莱对面,连忙把大莱放桌上的银行卡又推了回去。

能干蛇头的人,消息不可能不灵通,更何况就这么半天不到的时间,整个城北都快戒严了,整的那叫一个相当轰动。这个时候,但凡有一点可能,廖子也不会把“判官令”往自己身上揽。

“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廖子你肯定有法子送我们出去的!你要办啥事,我大莱这些年从来没打过反口吧?就帮我最后一回,送我和我大哥出去行吗?”

大莱一扫之前的残暴狰狞,表情诚恳目光充满希冀的望向廖子。

“我艹!我滴莱哥啊!你这也太抬举我了吧?你小弟我也不是啥大手子,我也就一个在城门口当班长的表哥,平时夹带些小东西,送个人出去还行,你这胡城主都已经下了死命令的事儿,你说我能办吗!”

廖子苦笑着连连摇头,任大莱说啥也坚决不让步。

“啪!”

大莱把刚刚在黑市上买了的仿六四砸在桌上,那廖子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大莱,有些不托底的问道:“莱哥…不至于吧?”

大莱面无表情的将仿六四推到了廖子跟前,张口道:“狗哥救过我的命,还不止一次。我要不能把他救走,那我也没脸继续活了。与其死在驻军和治保的手上,我宁愿让你这个做兄弟的送我最后一程。”

被大莱一军直接将死的廖子心情沉闷的叹气道:“哥,你今天就是往死里将我也没用啊!我没那能耐办不成事儿,说啥都是白搭呀!这样行吧,我给我表哥打个电话,能成咱就办,成不了咱再另外想办法。”

见廖子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大莱也知道希望确实渺茫了,即便心里不快也只能接受。

廖子说到做到,直接就拨通了他表哥的号码并打开了扬声器,一点也没避讳大莱。

“喂,大表哥,小弟有点事儿求到你这儿了,情况是这样的……”

结果廖子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的人就直接破口大骂道:“我发现你踏马好像得了失心疯?你当你哥是你MB的驻军一把啊?这JB事儿是你能往里掺和的吗?赶紧把事儿推了,从今儿起上头已经调了警卫营的人过来联合驻守,你说这代表啥啊?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你能不能操点你能操的心啊?”

“嘟…嘟…!”

廖子的表哥一通臭骂后直接把电话挂断,廖子沉默了半响,扭头表情尴尬的看着大莱说道:“莱哥,你都听到了的,我这儿确实是能力有限。”

末世第七城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