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 小院门口解决战斗

“呼!”

大莱深呼吸后吐了一口浊气,双眼死死地盯着廖子问道:“廖子,你有难处我能理解。兄弟不坑兄弟,你做不到我不勉强,我现在不要你带我们出去了,你就负责给我弄台军车弄几套衣服,剩下的事儿行吗?”

“我给你想想办法吧…”

即便廖子是打心底里不想在这件事儿里头踩得太深,但是一对上大莱那要吃人似的眼神后,又立马改变了主意,抠着后脑勺有些为难的说道。

就坐在小桌旁,大莱连抽了三根烟廖子拿着手机一顿按后,终于给了他满意的答复。

“走吧莱哥,车我整到了,现在就去给你取。”

走出廖子的小屋,大莱坐上了摩托车的后座,廖子拧了拧油门,朝着巷口开了出去。

三十分钟后,在金沙分区的一处鞋帽厂外,廖子停好了摩托,带着大莱沿厂子绕了一圈,找到了角落里停着的一台挂着红牌的三菱吉普,车后座上还放着三套没拆封的士官服。

“啪嗒!”

大莱拉开后座车门,旁若无人的脱了个精光,换上了一身士官服,然后直愣愣地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廖子。

被大莱看得直发毛的廖子整个人都有点瘆得慌,忍不住问道:“咋地莱哥,就这么件事儿你还得杀我灭口啊?”

“我灭啥口,你快JB换衣服啊,站一边跟个二傻子似的搁这运气呢?”

“我也得换?”廖子两眼珠子瞪得老大,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你这不是三套衣服吗?我换了也不够穿啊?而且你不说好了,后面的事儿不需要我参与吗?”

“让你换你就抓紧换呗!这事就是响了,我也保证也和你没关系!”已经达到目的的大莱对廖子可没有之前那么好的态度了,直不愣登的就骂了一句。

廖子勉强挤出了一个比苦还难看的笑容,试图做着最后的争取:“不是,莱哥,你说了兄弟不坑兄弟,再说了我就一捞捞偏门的小蛇头,你让我干这儿堪比劫狱的活,我也干不来啊…”

“你换不换?你要不换,这事儿到时候要是响了,我准把你给供出来!”大莱板着脸威胁道。

关系归关系,情谊归情谊。这种时候还往戒严的南云分区赶,冒的绝对是杀头的风险。大莱看感情看得重不假,但他也不傻,要他真放廖子走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一转头廖子再把他给供出来,那他的计划可就全都泡汤了。

所以哪怕是让廖子记恨上他,他也必须这么做,也算是为自己,为他狗哥上个保险。

大莱能想得到的东西,廖子自然也想得到,上山容易下山难,见自己已经上了贼船挣脱不得,只得妥协道:“我换!我换!”

穿着一身士官服的两人开着三菱车一路踩着油门就往南云分区驶去。

此时的南云分区已经全面戒严,大街上随处可见拎着家伙把式的驻防战士以及正挨家挨户搜查的治保干事。

“呼!”

大莱右手扶着方向盘,左手夹着烟随意地搭在窗外,往外吐了个烟圈,看着车窗外来往不断脚步急促的搜查人员,他轻笑着摇了摇头,就好像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莱哥,我总觉得咱这样冒冒失失往里头闯有点NC啊…”廖子虽然平时违反乱纪的事儿也没少干,但像这样的大行动那是绝对没参与过,所以心里十分不托底,紧张的左顾右盼。

“你要是再这模样,咱都不用往里开就得被人家抓获,你信不?你瞅瞅你这B样,就差脸上写着犯罪嫌疑人了,还怎么办事儿?”

大莱用手指一弹,烟头划出了一道弧线落在了街道旁,他又踩了一脚油门,三菱车“轰隆轰隆”的继续前进。

棚户区虽说各道路已经设卡,但也是准进不准出,再加上有代表着驻军的红色车牌掩护,三菱车还是很顺利的通过各个关卡,到达了王大狗和郭华所在的小院附近。

小院门口正好停放着一台同样挂着红牌的帕萨特,两名穿着作训服的驻军战士正小声交谈,从小院门上有一块明显被清除灰尘的位置看得出,院门在之前就已经被推开过了。

大莱将三菱车就停在了帕萨特旁边,棚户区现在到处是军车,大莱和廖子的到来丝毫没引起那两名战士的注意,只当对方也是和他们一样到角落里来躲清闲的。

大莱低头解开安全带,左手搭在车门把手上就打算下车,廖子条件发射似的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小声问了一句:“大哥你打算干啥啊?”

“撒手!”

大莱一把甩开了廖子的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诶,长官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啊?”

见三菱车上下来了人又穿着一身士官服,原本还在交谈的战士也停了下来,主动朝大莱打起了招呼。

“我们是城北三营的人!”大莱爽朗一笑回应道,之前他在三菱车上找到了一份文件,上面的通知落款就是城北三营。

“哟!三营的,那搜查南云分区,你们是这儿的主力啊!”

其中一名体型偏瘦的战士还从自己马甲兜里掏出了香烟,给大莱热情的递了过去。

可就在那战士递烟的瞬间,大莱左脚蹬地,身轻如燕的朝不到两米外的战士扑了过去。

战士下意识地慌忙往后退了两步,明显也没整明白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倒是站在他身后的同伴率先反应了过来,将手里的九五式举了起来,枪口上扬。

说时迟那时快,大莱身子在半空中微微扭曲,左膝绷屈重重地磕在了他的太阳穴上,战士霎时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艹NM的!我还头次见敢在七城跟我们龇牙的!”

之前才对大莱表示友好的驻军战士,撸动枪栓对着干倒了自己同伴的大莱,就打算整上一梭子。

但大莱的动作连贯程度就好像浑然天成一般,没有任何停顿,在脚落地的那一瞬间双臂又暴起发力,左右手握成拳头砸向了战士的脸颊,视他手中的枪-械如无物。

“嘭!嘭!嘭!”

一心想要动响的战士完全没料到大莱的速度,竟然能够快到如此程度,才刚刚抬起头脸上就已经接连中了四五拳,身体踉跄往后倒退,手里的家伙也掉在了地上。

末世第七城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