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如果有如果

“儿子,醒醒,不要睡懒觉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咋又玩这种把戏,嗯?一到开学就想到睡懒觉了。我给你说你以前在大小班的时候,我不管。但是你现在要上一年级了,如果你这个时候再给我给我耍无赖的话,我这次绝对不会偏袒你的,让你老爹狠狠的揍你的屁股。”一个中年的妇女,一手拿着鸡毛掸子,一手摇着床上的孩子,气哄哄的说道。

“谁啊?讨不讨厌。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嘛?”然后床上的这个小男孩怂拉了一下屁股,扭了个身,反而把被子拢得更紧了。完全一副誓死跟床荣辱与共的样式。

反观这边的中年妇女,看着床上的孩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俗话说的话,不在沉默里爆发就是沉默离里死亡。而她选择了前者,爆发出了洪荒之力,上来就是把被子掀开,然后拿起鸡毛掸子,对准床上孩子的屁股就来了一下。

“熬,”男孩瞬间就从被子里面窜了起来,就好像猫和老鼠里面那个女主人打那汤姆一样。真的是有多高就能跳多高,然后这个男孩子气哄哄的,大声说道:叮当,你再这样搞信不信我锤你。好歹我老赵也是响当当的角。上九天抓鹰,下大海捉鳖,还没怕过谁的。

这个孩子说完就扭过头来,怒发冲冠,看这架势,完全是打算磨刀霍霍向猪羊啊。但当他看见这个打他的妇女时,眼泪如同在眼眶里打转一般,最终如同崩塌的大坝一般,汹涌而出,“妈?你不是那个啥了吗,怎么?”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这个男孩不禁声泪俱下。

“妈,我想死你了”然后开始痛哭流涕起来,至此所有的记忆片段已经开始全部加载到位。

当然哭的这个男孩子就是赵刚,当然,不再是那个打着嘴炮,天下无敌的赵刚,而是一个7岁的小男孩的赵刚。

赵刚抱着他眼前的中年妇女时,不,应该说是他的妈妈时。

仔细去看了一下家里的环境,果然,真的回来了,还是那个老地方,熟悉的“神奇宝贝”还被拍在墙上,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味道,没有汽车的喧嚣,没有钢铁的轰鸣。有的只是窗外鸣翠的蝉鸣。

哦,对了,赵刚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惯性的慢慢拉开了被子,嘿,好家伙,果然,哪都小了。

“你怎么哭了?好了,妈妈知道错了,妈妈改还不行吗?”妈妈抱着眼前的男孩,然后温柔的说道“不要哭了,你如果真的不想上学,妈妈不逼你就是了。可以在家呆再呆一年的,没事儿,等到我们家的男子汉什么时候想去上学了,咱们再去上学好了。”

“不,妈妈,我去上学呢,不就是上学吗?很简单的,我不会再哭了,但是妈妈你要保证好,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身体。”赵刚看了眼妈妈,然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妈妈很开心,我家孩子还是懂事了。

赵刚的性格为什么会这么懦弱,后面一事无成。都要从他妈妈说起,在他成年以后他就想着如果他能回到小时候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回到她妈妈身边,要照顾好妈妈。

闻着妈妈身上的熟悉的味道,花露水味,好吧,还是六神的。

赵刚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也是他的妈妈。

一头乌黑的长发,柳叶眉,大眼睛,樱桃小嘴,皮肤细腻的仿佛能捏出水一般,这个可爱的又美丽的女人终于,又可以再一次看见了。

当他有机会真正的回到小的时候,他在心里大声说到,我发四,这辈子我终究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妈妈了,我一定会保护妈妈的。

话一说完,赵刚让妈妈离开一些,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腾一下窜起来,然后又啪一下躺下去,起来的时候有多酷炫,下去的时候就有多无奈。

“额,忘了,现在的我根本没啥力气的,好弱。不能慌,稳住,假装没事”然后赵刚淡定的爬起来,给了床一拳,几秒后,他的脸变了,色变了,真痛,呜呜呜。然后,他对着妈妈问道:“妈妈,我现在几岁啊?”

赵刚的妈妈明显就没有反应过来,她还是捂着嘴在那笑。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哦,你忘了吗?前一段你过生日的的时候,看你贪吃的,还要了一大堆玩具。你还跟着我们出去一起放烟花,那时候不是玩的特别开心么?那时候还以为你是小阿童木呢,忘了?笨,我家儿子今年七岁啦”

赵刚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7岁。那如果真的按照历史重复的话,那些事情估计也要在今年发生了,没几个月了,看来我需要加紧行动了,绝对不能让那些悲剧再一次上演。

赵刚看了下窗户外面的那片嫩绿,随机敷衍的说道:“没有啦,我们昨天出去玩的时候,那个王凯问我几岁了,估计是马上要上学了,心里一紧张,我突然想不起来了,就回来问一下。好了,不说这件事了,咱们该去上学了。”

妈妈笑着摇了摇头,“下次要记住了,好了那咱们就去上学吧,把你的书包背上,乖,阿童木出发喽”

一辆红色的老式自行车在马路上奔驰着,旁边是一片很大的高粱地,绿油油的一眼望不到边,一帘绿色尽收眼底。请记住,这个老式车可不是那种一九八几年的那种上海大梁车,中间挂个大杠,小孩儿骑个车,还得在横杠下面挂着。画重点,这个车后面要考。

两条小短腿在自行车的后座椅上晃荡着,这个小短腿就是赵刚。

赵刚本来跟妈妈闹别扭死活都不肯坐她的车去上学,都多大的人了,在坐妈妈的车去上学多丢人啊。

但是他妈妈一句,你不知道学校在哪,就把他顶回来了。

听着老牌自行车嘎吱嘎吱的声音,看着四周绿油油的高粱地,轻柔的风在身边徘徊着,赵刚心想真好啊,没有汽车尾气,没有暴躁的堵车司机,有的只是无忧无虑,在伴随着早晨的天高云淡,赵刚的意识慢慢模糊,慢慢消散,时间钟表停止了,然后开始反向运动,好像又回到了过去。

一天前,不,当时间可以扭转时,天数就不再准确了,具体来说应该是记忆的前端片段。

赵刚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怎么这么黑,我在哪?”他向四周望去,这里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空间,但是又彷佛很渺小,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该怎么说,如同孙悟空一样,明明是在天地之间,但好像又在如来佛祖的五指之下。

突然,他抱着头一阵呻吟:“擦,奇怪了,这也没喝酒啊,怎么这么难受。”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拿口袋里纸巾,“哎,咋这么干净,逗我呢吧,我衣服呢,谁这是把我怎么了吗?”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些不太好的画面。

哎,自言自语到,有魅力就是没办法,还一边得色的摇摇头。

“喂,有没有人,公的母的都好啊,雌的雄的也没差啊,来一只出来瞅瞅,做个伴好吗?”赵刚对着四周到处大喊,然后用双手保护着自己的重要因素向四周走去。试想,你如果赤身**的在外面,没有衣服,你会选择捂哪?对于赵刚来说,要捂住的是脸,他认为,反正都差不多,无所谓,正所谓公兔,母兔一起跑,安能辨我是雄雌。

这时,从黑暗的角落里传出一个空灵的声音,“喂,小朋友,难道你没有听古人说,**一刻值千金吗,扰人美梦是犯法的哦,你这么讨厌,就不给你机会了。”边说着,一个胖胖的物体还在慢慢往前挪动着。

“谁?哥,别逗我了,我胆小。再说了,什么机会?难道是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嘛,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会相信这些么。”边说着,赵刚还扭头往四周看,乌漆嘛黑的一片,找不到想找的东西。奇了怪了,人呢,谁在说话,怎么找不到人。

“喂,你在哪,有本事说话,有本事你现身啊,故意吓人,算什么好汉。”赵刚大声的向四周喊去,有人说过,越是口气大的人,越没本事,当然口臭的不算,那是病,得治。

“你是在演情深深雨朦朦吗,拜托,你能不能低下头看看,是不是瞧不起个子小的,祝你妈妈买菜必涨价,超级加倍。难道真的是天道黑了么,这么多年来,这系统一直都挺好使得的啊,看来有空还是去换个人间的系统吧,接地气一点,听说Windows 13现在不错。”一边念叨着一边看向眼前的候选者。

赵刚,吃啥啥不剩,做嘛嘛不行的主,最大的乐趣就是打打英雄联盟,看看主播混日子,从S3开始接触这个游戏,经过十几年摸打滚爬,通过上刀山下火海的磨砺,最终得到了朋友的夸奖,说他也是头一个从黄金打到黑铁的主,30多岁了,一事无成,典型的三无青年,无存款,无车,无房。不,说错了,四无青年,还没有女朋友,但就是这样的精神小伙,上天还是眷顾他的。当然,至于上天为什么眷顾他,他只有以后才能懂了。至于现在的他,仍然是那个怂样。

“呦,不错么,你怎么这么矮,约德尔人吗?”赵刚无脑吐槽着。

“喂,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个,这都不知道,怎么在圈里混?”说完对着赵刚来了一记膝盖重锤,赵刚吃痛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抬起头,这时,才真正的打望着这个说话的“人”,或者说物体。不知道为什么,四周明明很黑,但是这个物体却能看得见。

“这是什么东西,明明瞅得到,咋看不清楚呐。”赵刚纳闷着,奇怪的对着前面黑色的空间,还有,这感觉怎么这么熟悉?突然一道灵光从他脑海中闪过,就你了哦,出来吧,马赛克。

“你才马,你全家都马。不是看不见,只是你现在还不算是游戏者,所以你是看不清我的。”马赛克解释道。

突然,如同平静的湖水里洒下石子一般,一切的光影又重新流转,画面破碎掉。

“叮叮叮”,赵刚被从记忆中惊醒。

这个声音,是啊,到学校了。

你好吗,“第一小学”。

这么嚣张的名字,也不知道,哪个校长想出来的。

至于门口的大字,像是厚德载物,上善若水啥的,你就别想了。绝对不可能挂在小学门口的。门口挂的是红色的大字好好读书,天天向上。还有个带红领巾的高年级学生以及一大堆笑呵呵的老师,在门口接待新来报名的学生和家长们。

对啊,回来了,朝思暮想的小学。

时光游乐园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