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哆啦A梦?

还是那些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地方,以前在这个地方风霜雪雨的经历了六年,结果又得重来一遍,上课的时候该干什么呢?好无聊,赵刚回过神来,就知道要开始他的惨兮兮的上学生活了。

赵刚的小学,也是他一直吐槽的第一小学,反而其实并没有他认为的那般不堪,作为本地的几所小学最优,连占首位数年。不管是师资力量还是教育环境以及对老师的考核都异常严苛,名副其实的第一小学。当然后面的故事也会在这个地方展开,至于故事的惊险万分,以及后面的血雨腥风,就要慢慢诉来了。

赵刚被分配的班级是1年(4)班,而且,当然恰好的是班里的人数是44人,其实一切巧合之间都有不巧和的因素在推动着,只是他还不知道罢了,

一开始还是老生常谈的老师自我介绍。赵刚的班主任叫王娟,女老师,40多岁,教的是语文。这个女老师是典型的女强人,也是整个1年纪的教导主任,不苟言笑是她的风格,严肃是她的表情。

“好了,大家好,我叫做王娟,没错,没意外的话,我会是你们接下来6年的班主任,很高兴认识大家。接下来的6年,咋们1年(4)班就是一个大家庭了,希望大家团结,好好学习。接下来请大家进行一下自我介绍,然后的话,我们再安排座位。

王娟看着下面乖乖坐着的学生们,嗯,“很好,今年这一届新生都很乖,应该会很好带。”认同的点了下头,“好,那么哪个同学先来介绍自己呢,先回答问题的同学可以給一朵小红花哦。”就好像狼外婆诱惑小红帽一般,王娟对着下面的学生抛出了橄榄枝。

“老师,我来。大家好,我叫王凯,今年7岁了,最喜欢的事情是唱歌和篮球。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会打篮球的明星,希望接下来和大家好好相处。”一个长得有些壮的小男孩,大声的说道。

“好的,有第一位同学了,给,王凯同学,给你朵小红花,“台上的王娟向这个回答问题的小男生走过去,然后把一个红花的贴纸贴在了他的胸口。

坐在后面的赵刚,差点笑出来,看着王凯,暗想:你咋不说,你会说,唱,RAP呢。好家伙,我看你是穿越回来的才对。看着王凯的大胆发言,赵刚心里好像有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反正都是第二次了,在照本宣科多没意思,嘿嘿,要玩就玩个大的。

然后因为有了一个带头作用,其他的同学就一个个发言。最后一个就是赵刚了。“该你了,最后一个同学,加油哦”王娟望向赵刚,以为他害怕,鼓励他一下。

“大家好,我叫赵刚,今年7岁,最大的梦想是成为渣渣辉,是兄弟就来贪玩蓝月砍我。”然后整个班级,鸦雀无声。王娟头上明显闪过三道黑线,这届学生不一定好带。她看着赵刚无奈的摇摇头。

在往后就是安排座位了。至于赵刚的同桌,其实就是最开始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小男孩,他的名字叫做王凯。两个人在幼儿园小班的时候就开始认识,也属于那种不吵不相熟的那种,那时候因为玩具也能打一架,结果到最后,反而是这两个兄弟,关系最好。

上课的时候,王凯拿笔捅了下赵刚,“干嘛,我上课着呢,”赵刚不耐烦的说道,毕竟和小20多岁的孩子一起玩,谁也提不起精神。不过估计你要是问他打不打联盟,估计能蹦两米高。

反倒是王凯,贼眉鼠眼的趴在赵刚耳边,小声说到:“下午放学要不要去出去玩,我知道哪有鸟窝,我这边买了擦炮,保证好玩。”

“不要,我妈不让我出去,让我赶紧回家。要不然揍我。”赵刚敷衍的推辞过去。

王凯听完话后明显变的有些没精神,趴下去,然后就不在说话了。

课程正常开始,赵刚明显没有什么心思听下去,毕竟让一个会高数的理科生去学习1.2.3一样,实在提不起兴趣。伴随着,老师在上面的催眠咒,赵刚终于是没忍住,睡过去了。

世界又陷入了黑暗。

那个黑暗的世界里,赵刚仍然不死心地张开了手指,向前触去,打算一探究竟。但奇怪的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手,都伸不过去,虽然那个物体没有变远,但他的手就是触摸不到了。

“好吧,说说呗,我为什么会到这里,这个奇怪的空间,以及看不见的你,然后还有为什么我头这么痛?”

马赛克朝着四周指去,问道“看到那些光圈了么?”赵刚朝四周望去,确实,刚开始因为害怕和分心确实没注意四周环境。但是当马赛克再一次提及的时候,他去四周望去,好像发现了一些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他的正前方是很多的光圈,有些类似是圆形的电视,能看见但是没通电。具体来说,黑色光圈更合适,然后在光圈的最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钟表,也是一样是黑色的,并且完全没有运行。四周好像除了这两样的东西意外,就只剩下马赛克了。

不,不对,还有一样,就是这四周真的太安静了,安静到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声。

有人说可以听见的声音最低是0hz,就是猎豹捕捉猎物时,发出的最小声音。但是这里好像比0hz还安静,如果有蚊子,都可以听见蚊子挥动翅膀的声音。仿佛像是寂静岭一样,出声音的人只有一个结果,狗带。

“你问题太多了,我不喜欢被人查户口,难道你没有记忆了吗?回到你记忆的深处,仔细的想想看。”那团黑影摇了摇头,向赵刚走过来。

“记忆的深处?”赵刚疑惑的抠了抠头。

“是啊,我记忆最后的片段。我是怎么来到这的,我仔细想想。”说着,赵刚还在一首托着下巴,另外一只手扣着头,在那转圈圈,冥思苦想。

“记不起来,头好痛,”赵刚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叫着。

马赛克朝赵刚靠近,大致快有十米的地方才停住,“头疼是正常的,这本来就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

赵刚疑惑的看着马赛克,奇怪的问道“你为什么离我越来越近啊”明明没什么的,但赵刚鼻子仿佛就是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使得赵刚一激灵,这家伙不是什么杀人凶手吧。

“我是要帮你,”说完,马赛克双手开始了操作,叮的一声,其中的一个黑色光影上出现了一副画面。

画面里出现的是赵刚一个人对着电脑主机屏幕点击了一个游戏框上的Yes按钮。

“有印象了么?这是你最后的画面。”

“对了,是那个电脑网页,还是,嘶,游戏,那个页面游戏,我记得我本来打联盟来着,被老四说我太菜,然后去找脚本,打算统治一下游戏世界来着,然后。”赵刚彷佛想起了什么,双手挥着大喊道。

“是一个游戏界面吧”马赛克淡淡地说着。

“嗯嗯,对的一个游戏”赵刚肯定的点点头。

对于赵刚这种喜爱游戏十几年的人来说,然和游戏挑战他都不会错过,可,也就是这个挑战的Yse,给了他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对的,你说的很对,那个选择其实就是邀请函,邀请你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一个游戏,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但是你现在只是来到了这个,就像玩小霸王学习机的时候一样,你只是加载了游戏,还有没点击开始,所以这也是你看不到我的原因。”马赛克很细心地解释。

“那我该怎么办呢?”赵刚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你只要选择是否开始游戏就行了。”马赛克说到。

马赛克朝赵刚挥了挥手,“喂,那个谁谁谁来着,马什么梅是不,过来。”

赵刚一头黑线,把之前马赛克送给他的话在心里有还给它了,“你才马,你全家都马。”但是他还是过去了,

但当他完全走过去的时候,赵刚难免心里有些害怕,他能感觉到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在跳舞,还是踢踏舞,那家伙,波拉的。

很奇怪,这就好像把你扔在地下室里,真正的黑,是那种浓郁到墨一样,没有一丝光明,甚至失去了对光明的渴望。

四周寂静无人,安静到脸听见自己呼吸都像是两个人的声音时,恭喜你,自己都把自己吓死了。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你还能看见眼前有个人,明明看得见,但是还是纯黑色的,嘶,这种感觉,柯南里面的嫌疑人啊。

但很快,赵刚就没时间嘀咕这些了,当他走过去的,他看见了那个黑色光圈,上面只有两个按钮,开始和放弃。

很显然,这个马赛克说的看不见他的原因是没有开始游戏是啥意思,已经一目了然了。

但这两个按钮明显不同,开始的话是红色的,像血,鲜红无比,仔细看的话,好像还能感觉到字上的的红在流动。

反观放弃就像是墨一样,黑不溜秋的,跟这地方一样,赵刚淡定了,无所谓了,嘛,这都一结果,反正选啥都没啥好事。

“怎么样,你的选择是什么?”马赛克抬起头看着赵刚问道,“怎么样,就这局面了,我能选择放弃吗?”

“想放弃,可以啊。有没有看过电锯惊魂,那里面游戏开始了,参与者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玩,不玩的话,当然也很简单,结果也只有一个,狗带就可以了。很不幸,当你点击Yes的时候这游戏就已经开始了加载了。”马赛克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笑着说。

看着眼前这团黑影,赵刚果断选择,“哼,吓我,老子是厦大的。我会怕这些,哥,麻都不多说了,抽烟,兄弟情,都在酒里了,我玩。”哎,一看这就明白人,敞亮着呢,懂事。三十几年没白混。

“嗯呢,你这跪舔学的挺快的,可以。“马赛克一副不怀好意地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你也别怕,毕竟自家兄弟,我不坑你,一定会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游戏规则的。现在很简单,只要点击上面的那个开始按钮,游戏就开始了”

赵刚明显有些犹豫,手在那左动动,右移移的,死活不按。

“呵呵,摁吧你。”马赛克突然把赵刚推过去,恰好赵刚的手指朝向开始游戏。

“砰”的一声,开始游戏的按钮颜色慢慢消散,反而是整个空间突然出现了光,出现了颜色,五彩斑斓,绚烂无比。而且每处光,都形成了一个画面,每一个画面里都有赵刚的身影。最后,光汇聚再了一起,彷佛魔术一般,刚才的黑色光影被注入了生命。像是打开了电视,每一个黑色光影都出现了赵刚的片段.

赵刚明显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不知所措。这时“不错么,看不出来你的人生还是挺绚丽的。”马赛克的话在赵刚耳边响起,赵刚突然知道要做什么了。“混蛋,吃我一拳”

赵刚气愤的扭过头,心想这混蛋坑我啊,说好的公平公正公开呢?对着马赛克大声喊道“喂,你这混......蛋。哆啦A梦?”

时光游乐园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