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他笑了

正所谓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赵刚就像以前打抗日战争的时候,那些日本鬼子去扫除解放军的村子,偷偷摸摸的,大气也不敢喘,走个路还得伸个脚探来探去,免得有地雷。

赵刚也小翼翼地摸索着整个村子,经过这30多分钟的探索,他能确定,整个村子里面绝对没有第二只狩猎者,要不以狩猎者的那个暴脾气,他决对活不到现在,然后侦察者也绝对没有,那“兔子”比“跳蚤”活跃多了,估计真的有侦察者,自己还没进村子里面,就被发现了。

但是村子里面那种普通行尸还是有的,但是不多,完全不值一提。

赵刚仔细琢磨了一下,假设整个村子所有人全部感染了,那么300个人里面出现一个狩猎者,1/300的比率的话,全国感染人数大致有2亿多,则总共大致有66万的变异行尸。

这个数据一算出来,把赵刚自己也吓了一跳,这不玩刺激来了吗?66万的狩猎者一起往前冲撞,这谁受得了啊,楼房都给你撞塌了。

这搞的赵刚就有一些忧心重重了,不过正所谓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嘛,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抛掷于脑后,他现在只是想赶紧找到王凯他家,然后好好休息一下,而且他真的很饿。

或许这也就是刚才那只狩猎者跟他的共同点,干嘛事都是三分钟热度。

最主要的是别人的智慧是1,但是你的智慧是十几啊。别人放弃还情有可原的,那你呢?

那只狩猎者当发现自己发现不了猎物以后,疯狂地捶地释放自己的怒火,然后发泄完之后,果断选择了放弃。

不过有一个细节倒是蛮值得注意的,这一只狩猎者发狂的时候,它并没有去攻击它的同类,即使是那些最弱小的行尸。

在果断确定四周没有可以威胁到自己的行尸以后,除非自己主动带领部队跳进敌方的包围圈。

赵刚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开始在整个村子里大声的叫着。

“王凯,开门啦,快,我要死啦”他就像怕是别人听不到一样,还特地的用双手裹住自己的嘴巴大喊。

“妈,咋样,我就说他没事吧。”在一栋由红色砖块堆建而成的房子里,王凯对着身旁的女人,高兴地手舞足蹈。

“还不赶紧给别人开门,外面这么多怪物。”王凯妈妈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都啥时候了,你还想着炫耀你的伙伴呢,赶紧放他进来呀。

“赵刚,这边,来。”只见王凯爬在最外面的围墙上面,站在一个最高的地方手里面,挥舞着一团白布,开始对着赵刚大声地叫着。

也是因为每一栋房屋之间有距离的原因,赵刚很轻易的就找到根据地。

然后他急匆匆地跑到那扇打开的大门处,幸福地钻进去。

球进了,咚的一声,他前脚刚进屋子,后脚就像是突然失去知觉一样,身体直接瘫软在了大门口。

而他身后大概二十几米的地方还有一大堆行尸哈赤哈赤的喘着重气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王凯妈妈明显愣着了,心想这孩子咋幸福的,一进家门就直接倒在地上了。

在那傻傻的站着,不知所措,反而是站在围墙上的王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用左手穿着最上面的砖块,然后直接向着院内跳了进去。

“妈妈,赶紧把他抱进去,我去关门,外面全是行尸。”长时间的实战,毕竟是给王凯带来了弥足珍贵的作战经验。

就像是赵刚说的,在不确定环境安全的情况下,就急忙着准备团聚时的喜悦,那是傻子的行为。

看着扑面袭来的行尸们,王凯果断的第一时间先把大门关住,然后随手把兜里的擦炮拿出来。

大致确定了一下行尸们的移动轨迹,迅速点燃擦炮,用五根擦炮向着不同的地方分别扔过去。

在足够分散行尸的注意力以后,而且确定安全的情况下,才真正有时间来看一下赵刚。

他很累,那明显稚嫩的面庞上面带着几分疲乏,脸色上明显有几分苍白,头发脏乱无形,布满着灰尘和血迹,就像是刚从战场上归来从事战斗的军人一样。

本来就瘦弱的四肢,在那一身破破旧旧的沾满血迹,灰尘的衣服衬托下,更像是一个在南非经历了旱灾,长时间没有饭吃,没有水喝的样子。

瞬时间王凯就有些忍不住了,眼泪又开始不自禁的从眼角边流下。

其实他是知道的,赵刚引开完那只丧尸以后,他听着赵刚的话,开始不要命的往家里跑。

即使是在奔跑的过程中,偶尔扭头所散发出的余光,都可以明显感受到那个追杀赵刚的那只行尸有多么的恐怖。

那只行尸疯狂的怒吼着,张着大嘴,伸着手向赵刚那本来就幼小的身体不停的抓着。

而且最后那只行尸像打桩机一样捶地的声音,即使是隔了那么远,躲在家里的王凯都能感觉到。

这是王凯厮杀行尸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对于行尸无能为力。

他躲在自己屋子的角落里,蹲在墙边,缩成一团,用手保护着自己的头,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再想起赵刚为了保护她果敢的吸引走行尸,他就觉得自己特别没用,特别没用。

每次都是赵刚保护自己,每次都是赵刚一个人承担大的风险,每次都是,每次都是……

他开始放声大哭,一边伤心自己的没用,一边也害怕赵刚出现什么事情。

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赵刚一定会没事的,赵刚一定会没事的,但是时间就像是一个折磨人的杀手。

再给你带来足够希望的时候,又一步一步的蹂躏你,使所有的希望让你彻底绝望。

伴随着外面的安静,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时间越来越长,王凯的心也越来越冷,那个本来炙热的心已经彻底失去了温度,他无声地坐在地上痛苦哽咽着。

这时,“王凯,开门啊...”熟悉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耳边,他笑了。

时光游乐园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