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聊斋遗珠 序章 昆仑诡事(一)

大雪纷飞,千里冰冻。

那一年是同治二年,春夏之交的昆仑山脉苍苍茫茫,全无生机,似被上天遗弃。

五个衣衫褴褛的青壮年汉子在陡峭的山路上徒步跋涉,身后留下一串孤独的脚印,被鹅毛大雪由远及近渐渐覆盖。

他们的装束打扮和本地的居民迥乎不同,背上背着行囊,腰间还各自别着一把两尺长的朴刀,一看就不是来采摘山药或雪莲。

由于气温极度低下,众人都裹紧了衣服,却在雪虐风饕下显得徒劳无力,除了领头的汉子身形依旧挺拔,透着一脸年轻而英悍之气,后面四人已经尽显疲态,将身子骨畏缩得紧巴巴以抵御严寒。

他们已经星夜兼程赶路半月有余,从四川到昆仑山的道路难于上青天,让早已快到达极限的五人一路无话。终于,在一个拐角处,安静了太久的领头汉子发了声:“喂喂喂,你们快看,那山坡上有个山洞,我们暂且到里面歇息歇息。”

四人顺着领头汉子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不远处有个山洞,那大小足以容纳一干人入驻。无人对此表示异议,一张张面如死灰的脸上纷纷神采飞扬,一边喝彩,一边快马加鞭地先后赶入山洞,一屁股坐在阴冷潮湿的地上。

生火取暖,补充了些许食物和水,五人元气恢复了不少。一人擦着嘴巴骂道:“奶奶的,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现在啊,只要不让我睡雪地上,哪里都是小天堂!”

领头汉子虽自身也疲惫不堪,却丝毫不为此提议所动,厉声说道:“不行,不许在此睡觉!我们顶多歇息一个时辰,必须继续上路。郑应雄,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而是有重要的任务,一刻也不能耽搁!”

叫郑应雄的男人面露不悦的神色,却不好直接反驳,转而求助众人:“林广全、大虎小虎,你们仨的意见呢?”

叫林广全的男人也面露难色,却不好得罪领头的汉子,小心翼翼地问道:“沙王,我们十二个兄弟一路跟着你从四川跋山涉水走到此地,可有半句怨言?”

那个叫沙王的汉子摇摇头:“没有。”

林广全又说道:“一路上,将士们战死的战死、累死的累死,一直无怨无悔,可你时至今日,也未曾告诉我们赶赴这昆仑山的原因,兄弟们心中难免有些情绪。既然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兄弟们就剩下五个,你且把真相告诉我们吧,我们到底来昆仑山干嘛?”

大虎也哀求道:“是啊,沙王,告诉小弟几个,小弟们明白了真相,哪怕终点还很远,也好望梅止渴啊。”

沙王面无表情地说道:“不急,等我们找到了该找的宝物,兄弟们自会知晓。”

“哼!”郑应雄“腾”地站起身来,嚷道,“我看,压根就没什么宝物!冯玉良,你不过是一路逃命至此,要我们一路护送你到达安全地带罢了。你们爱玩,陪着他玩,老子受够了,这就走。”

冯玉良目光凌厉地扫了一眼郑应雄,右手摸着腰间的刀柄,厉声说道:“根据我军纪律,逃兵,该作何处罚?”

郑应雄不屑地骂道:“你还有军吗?义王把你奉为上宾,要我与你共同议事,不过是情急之下的权宜之策,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了。论资历,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童子军,论武艺,你更是不如老子!还军纪,我呸,要打,老子奉陪!”

林广全一看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起身劝道:“沙王、补天侯,两位还请息怒!别忘了,咱们共同的敌人是那清妖啊,现在义王正被押在成都,不日将受凌迟之刑,当务之急是团结一致,救出义王,切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啊!”

小虎扑过来跪在冯玉良面前,哀求道:“沙王,我和大虎两兄弟十四岁就跟着义王出生入死,对他的忠心和你如出一辙。我家老母两个月前病亡于家中,咱两兄弟都未能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可是……可是我们无怨无悔,可恨那清妖欺压百姓,天下民不聊生,为了出这口鸟气,我们不怕死、不怕诛九族,可如今让我们不明不白地冻死、饿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山里,我们……”

看到众人刚柔并济地逼宫,冯玉良深叹一口气,郑重其事说道:“不告诉兄弟们真相,是因为即使告诉了你们,大家也不会相信,与其搞得离心离德,不如办成大事再说。事已至此,你们都坐下,听我讲述,信与不信,你们自作权衡。”

众人这才安然坐下,唯有郑应雄依旧站立。冯玉良也无意多作口舌之争,说道:“那日,义王和骆秉章谈判后,决定舍命保全三军将士,临走之前,他担心清妖言而无信,屠杀我军兄弟,更担心我天国从此一蹶不振,便交给我一封密信……”

冯玉良停顿片刻,似乎在等众人问信中是何内容,谁知众人均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无人发问,便继续说:“信中是一张地图,上面记载了在这昆仑山的某处,埋藏着重要的宝物,这宝物法力无边,足以抵千军万马,可是其使用方法,说来却着实让人无法相信。”

林广全听得入神,问:“什么宝物?还请沙王如实相告。”

冯玉良道:“义王告诉我,此宝物可以吸引妖物前来,只要合理利用,便可以让强大的妖物为我所用,清妖**凡胎,岂是妖物对手?”

“哈哈哈哈!”郑应雄大笑道,“果然是骗三岁小孩的把戏!妖怪?这世界上哪有妖怪?哦,对,那些满清鞑子,不是说我们太平军就是妖孽吗?依我看啊,满清鞑子乱我中原,他们才是货真实价的清妖!”

冯玉良哼哼一笑:“果然如我所料,如果早告诉你们原因,我们压根走不到此地。”

郑应雄又问:“那么藏宝图呢?拿出来看看。”

冯玉良犹豫了片刻,伸手从行囊里掏出一张豹皮制成的地图,传给四人观看,只见地图上有人不但在群山的某处画了一个红色的圈,还配有八个字:“面山靠水,宝藏其间。”

众人目瞪口呆,大虎叹道:“这……这确是义王的字迹!沙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平妖未眠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