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话 寻雷(二)

“魔鬼水域?我的天啊,好霸气的名字!”

蒲子轩惊恐中带着兴奋,追问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这鄱阳湖,到底都有些什么样的神秘传说?多给我们讲讲吧。”

店家本就兴致高涨,应道:“呵呵,这鄱阳湖啊,原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彭蠡湖,相传是大禹治水时,派了一个叫彭蠡的人,来修建此湖,以将洪水引入,化解洪灾,因此得名。”

“哇,大禹治水?”蒲子轩霎时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史前气息,冲陈淑卿惊呼道,“小九,这个格局可太大了啊!”

祝元亮也惊道:“是啊,莫非是大禹的魂魄还留在鄱阳湖上?”

孙小树也眼睛发亮:“对,两位哥哥,一定是这样!”

“三个蠢材!”陈淑卿又好气又好笑,骂道,“大禹治水,治理的是黄河,这鄱阳湖的水源却是长江之水,这都是哪门子的东拉西扯?”

蒲子轩顿时脸红道:“那万一大禹治了两次水呢?否则,这个彭蠡湖是怎么回事啊?”

陈淑卿回敬了蒲子轩一个白眼,解释道:“鄱阳湖古代是叫彭蠡湖不错,不过,那只不过是个张冠李戴,彭蠡原意指的是巢湖,可是班固撰写《汉书》时引用有误,后人又没有改过来,才将错就错这么叫。所以我看,店家所言这个神话传说,还真就只是个传说,何况隔了四五千年,湖上就是有什么神力也早褪得干干净净了!”

蒲子轩心知肚明陈淑卿所指“神力”是净化之力,又不便明说,同时深深为自己的无知而羞愧,这才故作嬉笑道:“还是小九懂得多,哪像我们几个不学无术之人。”

陈淑卿苦笑一声,又问店家道:“店家,除了这个大禹治水,再告诉我们一些别的什么信息吧。”

店家只是个生意人,没什么学识,见陈淑卿如此博学,不敢再乱讲神话以免闹笑话,便照实说道:“那魔鬼水域为何如此诡异,世人众说纷纭,却没有任何一个观点让人信服,只是,你信或者不信,事实就摆在那里,从明清以来,管他大船小舟,已不知多少船只在那里沉没,而且,所有失事船只,都找不到残骸!就在上个月,又有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不听劝阻,驶着木舟要去登龙头山,后在一阵电闪雷鸣和风暴中失踪,人们怀疑,也是在魔鬼水域沉尸大湖了啊!怎么,你们还坚持要去那里看雷电吗?”

“要看,当然要看!”对蒲子轩来说,雷电非但不可怕,还象征着吉祥,而至于那沉船传说,不外乎是湖中妖孽作祟,自己早在四川大渡河时便已遭遇过水怪,如今连面对红夜叉也不觉心虚,何况小小的水妖,便道,“可是,我们要上哪找船去?最好是那种结实点的铁船。”

店家道:“老夫经营客栈多年,遇过游客无数,自是认得些船商,比如锣鼓山的码头就有好几家。只是,无人敢去魔鬼水域,你们租了船,只能自行前往。”

本也不希望有无辜之人陪着冒险,待蒲子轩点头称是,店家这才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摇摇头,自顾自道了一句:“呵呵,纨绔子弟怪癖多啊,怪癖多啊……”

待店家出了门去,蒲子轩这才将陈淑卿叫住,问道:“小九,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此事你怎么看?”

陈淑卿一愣:“什么怎么看?”

蒲子轩道:“就是那魔鬼水域的种种怪异现象,比如雷电、风暴什么的?若非毁灭系的妖怪,则会不会是诅咒什么的?”

孙小树也道:“对啊,蒲哥哥这么一说,这魔鬼水域,还真像当初在广西断肠谷中那沙尘暴和雷电,定然是有些冤魂作祟啊!”

陈淑卿笑道:“小树不懂倒也罢了,至于小七嘛,别看你讲些西方科学一套一套的,可一说到自己国家的历史,却跟个文盲似的。那鄱阳湖,本就是著名的战场,当初朱元璋和陈友谅为争夺天下,率领着明军和汉军共计八十五万人打了一场大决战,双方死伤无数,而大决战的战场,正是这江西的鄱阳湖,你们说,能没有冤魂吗?”

祝元亮也忍不住为自己正名:“嘿,这一次,我和他们不一样,这段历史,我还就恰好知道。农民起义嘛,我最喜欢了。”

蒲子轩自惭形秽道:“嘿嘿,枉我还是朱元璋后人的徒弟,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惭愧,惭愧!反正,谜团一旦解开,便更不觉得可怕了,咱们今晚,便去会会那些亡魂吧。”

孙小树欣然道:“没问题,因为爹爹的能力,我已经和亡魂打过很多次交道了,这种事情,倒也不怕。”

祝元亮则潇洒一笑道:“那么,就祝三位今晚好运了,我在客栈中恭候三位凯旋而归!”

蒲子轩一愣:“胖墩,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等你们凯旋归来的意思啊。”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和我们同去?”

“我?我一介凡夫俗子,面对那些鬼魂,你是要我蒸了他们,还是煮了他们?”

蒲子轩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斥责道:“呵呵,还‘祝先锋’呢,你不去,便把我爹给你的斗篷还给我!”

祝元亮笑道:“切,那是蒲伯伯给我的,又不是你给我的,凭什么还你?”

蒲子轩想了想,又道:“也对,那么,这房费总是我给的了吧?此去魔鬼水域路途遥远,今夜定然不能归来,那就麻烦你自己把房费给了,明日等着我们凯旋归来吧。”

祝元亮本就没什么钱,一路上全靠蒲子轩经济支撑,一听此话,顿时感到一种吃人嘴软的悲凉,只得乖乖应道:“我怎可眼看三位去冒险,而我却在后方独自苟安?没说的,征战魔鬼水域,还得靠我祝先锋打头阵!”

陈淑卿和孙小树忍不住笑出声来。

……

鄱阳湖虽以湖命名,然而其疆域辽阔,从余干县北上还要行百里水路才能到达多宝乡,因此四人吃过午饭,稍作休息,便在店家的带领下,出了县城,行了一个时辰,来到位于锣鼓山脚下的码头。店家当即联系到一个船商,介绍双方认识后,便往回行去。

不愧是天下闻名之大湖,此船坞供应商拥有大大小小各色船坞上百艘,浩浩荡荡排于湖面上,可售可租。蒲子轩足足挑选了半个时辰,最后目光落在了一艘从英国进口的平底多桅帆船上,定了下来。

此帆船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大珊瑚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租定出发,大珊瑚号向北驶去,陈淑卿操控着方向,蒲子轩立在船头,四周风和日丽,不时有成群的白鹭飞过,兴奋不已。

待到暮色四合时,大珊瑚号驶入了一片较为狭窄的水域,只见西岸陡然耸立着一座高山,东岸也有小山遥遥相望,在夕阳的余晖下蔚为壮观。

祝元亮率先叹道:“这边这山好生漂亮,和之前看到的那些普通山完全不同,该不会已经到庐山了吧?”

蒲子轩应道:“还真是庐山,山上存在着大股妖气,不是庐山是什么?”

孙小树意识到了什么:“店家不是说,多宝乡龙头山就在庐山对岸吗?莫非,我们右侧的山就是龙头山?那……我们不是已经驶入魔鬼水域了吗?”

“啊?”蒲子轩头一歪,随即往两岸打探一番,只见东岸山上,确有一座宝塔高高耸立,顿时惊道,“对对对,那一定就是龙头山,此地也正是魔鬼水域……可为何风平浪静,一点魔鬼的影子也没看见?”

陈淑卿道:“世上神秘之地很多,但并非到了神秘之地便一定会遇上神秘现象,有时候,很多探险者甚至专门选择神秘之地,常年探险却一无所获。此时既然一切正常,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赶紧上山,等待雷电吧!”

众人皆无异议,陈淑卿遂操作着大珊瑚号右拐,抵达西岸浅滩处,将船泊好,四人上了岸去。

多宝乡所在地为一半岛形状,三面环水,待上了山头到达定江宝塔旁边时,天已经完全黑透。极目远眺,山间深处也陆陆续续可见一些农房的火光,并非完全无人居住之地。

“什么嘛,装神弄鬼的,我看也就一普通的山头嘛!”蒲子轩未见到丝毫雷电和风暴,走得累了,反而泛起了一股失望之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祝元亮也抱怨道:“这下可好,行了大半日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不知要等到何时才会等来雷电。”说完,也坐在地上,拿出一块馍馍啃起来。

陈淑卿施放出一股光球,带来光亮,安慰道:“没事,店家不是说了吗?一两日内等不到雷电,他的姓倒着写,敢说这话的,定然是胸有成竹啊。”

祝元亮不屑道:“我看,恐怕那老头的姓还真要倒着写了……对了,他姓什么来着,你们可问过?”

蒲子轩想了想道:“问过一次,好像姓申。”

四人皆露出一副惨遭戏弄的神色。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就等一两日吧。”蒲子轩想到了什么,朝陈淑卿说道,“小九,咱们得找东西打发下时间,你可以给我变一副扑克牌出来吗?我想到了一种玩法,可以一起试试。”

陈淑卿之前已经在蒲子轩的介绍下对这种卡牌有所了解,愣道:“那你得帮我找五十四片树叶作为基础,再将各种花色、数字什么的一一讲解讲解,得花不少时间。”

“没事,我们本来就是要消磨时间,胖墩、小树,你们都帮帮忙,一起去收集树叶!”

四人正百无聊赖地要四下出发,突然,气候突变,天空中,传来滚滚闷雷声。

陈淑卿惊呼道:“不必麻烦了,雷,已经来了!”

(本章完)

太平妖未眠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