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话 神秘的救援者

此时,暴雨和雷电渐渐减弱,周遭氛围又变得平和如初。

然而,蒲子轩的心中却波涛汹涌起来,高声道:“什么叫不重要?不是我看扁你,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被人伤成这样,怎么能放过如此歹毒之人?”

陈淑卿咳嗽两声,回想刚才那男人的招式和名字,十有**和朱元璋有些渊源,并非十足恶人,而蒲子轩又是某种意义上的朱家后人徒弟,断然不想与之为敌,便叹口气道:“我阅人无数,相信那人并非恶人,而且,更重要的是,小七你要记住,我们来浙江,真正的敌人只有一个,那便是红夜叉,除此之外,千万不要被牵着鼻子走,做些节外生枝之举。至于这些伤,回去让小树再治疗治疗,便可痊愈了。”

这一次,喜欢打架的祝元亮也站在了陈淑卿一边:“是啊,我已经狠狠教训了那家伙,量他以后也不敢再来造次,再说,趁现在天色转好,我们还是应当速速离开此地为上,别忘了,我们还得再穿越一次魔鬼水域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蒲子轩这才点点头道,深深叹息道:“那,走吧。”

四人话不多说,又沿着来时的山道往山下走去。

能使出法力光芒照亮一方山路已是难得,待四人重新登上大珊瑚号,却见此时的鄱阳湖已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天空中又失去了北斗七星指明方向,蒲子轩挠头问道:“这,该往哪走啊?若是碰到暗礁又如何是好?”

右侧庐山上,不时传来“哈——哈——”的妖怪呼吸声,陈淑卿忍着剧痛,朝正前方放出一股红色光球引路道:“此为南方,先跟着它,走出魔鬼水域再说。”

大珊瑚号便在蒲子轩的掌舵下,朝着光球行进,一时间,水面波光反射出鬼魅的红光,两侧的山体在夜幕下若隐若现,伴随着阵阵妖声和波涛拍岸声,煞是瘆人。

祝元亮不自觉地裹紧了妖见愁,问道:“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出魔鬼水域啊?”

蒲子轩知道祝元亮心里在想什么,在这之前,也感应过这片水域,除了庐山上一直存在的大股妖气,湖中却并无任何妖气存在,加上刚储存了十足雷电,根本没有半点怯意,不觉想找点乐子,故意为难道:“哎呀呀,晚上视线不清,不敢行得太快,怕是还得半个时辰才出得去吧。”

祝元亮又道:“那,你们说,咱们周围,会不会聚满了当年战死者的鬼魂啊?”

蒲子轩笑道:“这个嘛,我只能感应到妖气,却感应不到人的亡魂,我想,若无意外,他们正在你身后,观摩着你这身奇怪的装束吧……”

见祝元亮的哆嗦状,正在替陈淑卿治疗的孙小树也笑道:“行了蒲哥哥,你就别吓唬祝哥哥了,且不说有没有亡魂,就算有,它们也从不害无辜之人,放心吧。”

突然,陈淑卿坐直了身子,疑惑道:“好像有一点不对劲啊。”

祝元亮道:“怎么不对劲了?你们可别联合起来吓唬我啊!我祝先锋什么都不怕,最怕这些灵异之事了!”

陈淑卿严肃道:“我没吓唬你!不过,刚才,妖声还在右侧,怎么现在转到左侧去了?小七,你快探探妖气的位置。”

“啊?”蒲子轩一愣,果然听到左侧传来妖声,便立马发动净化之力感应妖气,不多时,愣道,“对啊,怎么庐山上的妖气突然消失了?而龙头山上却冒出了很多妖气……”

“不不不!”陈淑卿瞪大了眼睛道,“不是妖气的位置发生了改变,而是我们的方向发生了改变!我们,似乎在魔鬼水域转了一个大圈啊!”

祝元亮心里已经发毛起来,忍不住冲蒲子轩发泄以平息心中恐惧:“你这家伙,怎么掌舵的?”

蒲子轩无辜道:“我一直就没改变过方向啊,难道是……”

话音未落,四人已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我知道了!是鄱阳湖,产生了漩涡!”蒲子轩大惊一声,立刻疯狂地向右旋转起舵来,要将大珊瑚号转回正确的方向。

可惜为时已晚,只见船下的湖水开始了越来越快的打旋,船身在巨大的漩涡作用下,朝左侧发生了倾斜!

四人各自紧紧抓着船身的一部分,死命地稳住阵脚,只听陈淑卿大喊道:“小七,你可确定这湖中没有妖气?”

??正说着,巨浪又袭来,一股股水似乎从天上飞来,往船身中倒灌下来,将四人淋了个透心凉!

不用陈淑卿多言,蒲子轩早已作了探测,惊呼道:“刚才确实没有,可不知为何,现在我们周围,突然多了密密麻麻的妖气啊!”

孙小树始终用藤蔓缠着陈淑卿,此时也顾不得治疗,喊道:“莫非是黑山老妖发现了我们?”

“鬼才知道呢!”蒲子轩已丝毫不敢大意,大喊着召唤出了星河龙王,飞身上了桅杆。

突然,暴雨雷电又至,在一阵电闪白光中,蒲子轩看到了那鄱阳湖水下,密密麻麻的黑影,正从四周向大珊瑚号聚拢过来!

????祝元亮徒劳地握着舵,不知蒲子轩意图,冲桅杆上大吼道:“你个贱人,还不快下来帮帮我!”

亮闪只是一瞬间,四周又恢复了黑暗,蒲子轩没工夫等待下一道亮闪,时不我待,又降落于祝元亮身边,和他一起拉着船舵。

然而,正如店家所言,在此地沉没的船只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比大珊瑚号更结实的军舰,同样无法逃脱厄运,何况这艘普通的商船。

在滔天巨浪面前,大珊瑚号简直宛如一只小小的甲虫被巨掌玩弄,左摆右倾,上涌下坠,终于,在又一股巨浪翻滚下,生生地被掀了个底朝天!

四人迅即落入鄱阳湖中,而又因之前两两相隔,蒲子轩落入水中时,身边只有一个祝元亮,却看不到陈淑卿和孙小树的身影。

????四人中,只有蒲子轩一人会飞翔,若不能及时找到三人,等待那三个同伴的,便只有葬身湖底一条路!

滂沱大雨中,蒲子轩来不及选择援救对象,只得使着星河龙王,拉住祝元亮的金刚降魔腕,欲往空中飞去。

就在此时,灭顶之灾再度降临!

只见翻了个身的大珊瑚号,铺天盖地般向两个男人盖了下来!

“救我啊——”

祝元亮一声呼救声刚出,两人便被大珊瑚号罩住,随着这庞然大物一起潜入了湖面之下!

蒲子轩被湖水呛得头昏脑涨,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求生,眼睛一黑,不省人事过去。

同时,那些早已潜伏在湖面下的黑影,一股脑地朝两人游弋过来。……

“嘿,爷爷,快看,这个男人也醒过来了!”

在一阵女人的说话声中,蒲子轩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见此时天色已亮,自己正躺在一块平地上,四周绿意盎然,身边有一老一女,背上均背着厚重的龟壳。女子正值花季,如邻家女孩般青葱可爱,正站在自己身旁说话;老者白发苍苍,胡须浓密得宛如冰雪覆盖的小森林,正坐在旁边一颗巨大的鹅卵石上无所事事。

见了女人说话,老者摸摸胡须道:“一个净化使者,醒得还没普通人类快,真是不行啊……”

听这意思,似乎祝元亮也被救上了岸,而且比自己先醒了过来?

若论伤口恢复速度,蒲子轩自然远超祝元亮,不过论水性和身体素质,却着实无法与其媲美,故听了此话,蒲子轩也不反驳,坐起身来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

????女子应道:“还能是哪?龙头山呗。昨夜你们在鄱阳湖中沉了船,昏迷了整整一夜,是我们将你们给救上来的,你的那个同伴已经醒了,还不感谢我们?”

蒲子轩向四周看去,果然在身后较远处又看到了高高耸立的定江宝塔,便确定自己又被救回了龙头山,起身作揖道:“谢谢两位朋友相救!敢问,你们所说的同伴,是几人?长什么样?”

真希望小九也被救了上来,不过,听他们提到“普通人类”时,心里已不报多大希望。

果然,女子应道:“是一个强壮的男子,身披红色披风,他已经介绍过了,他叫祝元亮,而你叫蒲子轩,对吧?”

“对,既然他已经介绍了我们的名字,我也不想隐瞒二位。昨日,我们一行四人来到这龙头山上游览,晚上回程时,便在魔鬼水域中遇到了风暴,除了我们俩,还有一个女子陈淑卿和一个男孩孙小树不知所踪。你们可有关于他们的消息?”

“同样的问题,祝元亮也问过了。”女子道,“很遗憾,我们只救上了你们二人,却未能救上你所说的那两人。”

见蒲子轩正要发作,女子又安慰道:“不过你放心,我们虽然没能救上他们,但他们还活着,而且他们的所在地,我们倒是心里有数。”

听见两人尚在人间,蒲子轩心中止不住地激动,赶紧问道:“那,他们在哪?快带我去找他们。”

“这个嘛……”女子似有难色,朝老者看了看。

蒲子轩诚恳说道:“他们对我很重要,而且,若不是因为陪我来此,他们也不会遭遇此劫,还望二位告诉我真相,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大恩大德!”

“呵呵,放心,放心,年轻人不要着急……”老者缓缓应道,“那两位的所在地,我们早晚也会告诉你们,不过,说来话长,我们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先谈谈呢!”

听老者的意思,自己似乎又陷入了一个谜团之中,若是四人齐聚,断然无需理会两人要谈之事,拔腿便走即可,然而如今受制于人,陈淑卿与孙小树同在又无法被感知妖气,蒲子轩纵然有满腹牢骚也无处发泄,只好保持礼节应道:“那,二位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老者依然缓缓说道:“年轻人,不急不急,待见了祝元亮,咱们再慢慢道来吧。”

“好,那么,他在哪?”

太平妖未眠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