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话 鼋族(一)

此时的祝元亮,正是在不远处的显应宫旁边和另一背着龟壳的男子聊些什么。

见蒲子轩随着两人沿着石阶上来,祝元亮神色大喜道:“哟,神色不错嘛!”

蒲子轩冲祝元亮抛了个凄苦的笑容,目光便落在了这片建筑群上。只见这显应宫占地约一亩见方,六幢高矮不等的建筑物均为黑瓦白墙,呈现出典型的赣徽风格,与一旁的鄱阳湖湖水相映如画。

正对石阶的建筑物便是显应宫主庙,分上下两层,其他附属建筑位于主庙两侧,有庙宇,也有住宅,而祝元亮此时正和一男子站在主庙前,迎接着三人。

男人见了三人上来,上前一步,道了一声:“长老、娜薇,你们来了。”

此时,女子才正式跟蒲子轩介绍道:“好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长老塔布,我叫娜薇,而这位兄弟,叫做格提格,我们都是一家人。你的朋友祝元亮,正是这位格提格营救上来的。”

“等等,等等,这都是些什么名字?你们都是异族人吗?”蒲子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娜薇应道:“这个嘛……我们也算是异族人吧,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绝对不是坏人,你和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便会更明白了。”

“什么?还要和你们相处一段时间?”蒲子轩蹙眉问道。

此时,祝元亮也忍不住了,问格提格道:“就是就是,你刚才说,待长老来了便会跟我们交待一切,现在他们已经来了,可以开始了吧?”

看起来,祝元亮虽然跟格提格聊了半天,却一直没有说到点子上。

“嘿嘿,年轻人,莫急莫急嘛。”塔布又重复着他的调调,一屁股坐在石阶最上排,慢悠悠道,“我这不是刚到嘛,待我歇歇脚,便跟你们一一道来。”

“什么莫急莫急?”蒲子轩忍不住道,“我还有重要的同伴不知去向,心里可早都急死了!你让我们莫急莫急,自己却一直在那磨叽磨叽,你让我怎么安心啊?”

格提格喝道:“放肆,你怎么能这么跟塔布长老说话呢?”

塔布摆摆手,和颜悦色道:“呵呵,没事没事,咱们也是有求于人家嘛。”随后,又挽起裤腿,对蒲子轩道:“来,年轻人,来帮我捶捶腿。”

蒲子轩愣道:“老人家,这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啊?”

格提格又喝道:“蒲子轩,且不说人家是长老,就算身为你的救命恩人,让你捶捶腿,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吧?”

祝元亮见格提格语气渐硬,也忍不住替蒲子轩争辩道:“什么救命恩人?我就奇了怪了,我们在魔鬼水域翻了船,怎么你们碰巧就出现了呢?我还怀疑,那旋涡就是你们使的妖法呢,看你们这一个二个奇怪的王八壳子,不是妖怪,我的姓倒着写!”

“你……”格提格忍不住,抬起手,要去揍祝元亮。

祝元亮挺起腰杆,针锋相对道:“怎么了,要打架是吗?来啊,正好我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不知道找谁发泄呢!”

“喂喂喂……”一旁的娜薇见两人火药味上来,赶忙劝阻道,“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就杠起来了?要我说啊,你们两个男人,要打架,等长老说完了,慢慢打去!现在,先把正事给谈了。”长老也和稀泥道:“好了好了,格提格,不得无礼。两位小兄弟,我让你们捶脚,并非差遣你们做下等人活路,而是不从这里开始,便无从说起啊。来,蒲子轩,你来捶捶看。”

“好,捶就捶,怕什么?”蒲子轩弯下腰去,用右手捶了捶塔布的小腿,立马传来“咚”“咚”的声响,仿佛打在一块硬物上,顿时纳闷道,“这……长老,你的腿怎么这么硬啊?”

塔布道:“好了,这便可以开始讲了,你既然是净化使者,定然也是见惯各种诡异事件之人,接下来,无论听到了什么,都不必大惊小怪。”

对此,蒲子轩和祝元亮均早有心理准备,便点头答应。

塔布叹口气道:“如你们所见,我们,的确都是妖怪,是一群自古以来便生活在鄱阳湖中的鼋族。”

蒲子轩愣道:“什么,猿族?你们怎么看,也不像猴子吧?”

塔布道:“呵呵,不是那个猿猴的‘猿’,而是一种龟类啦。这鄱阳湖中,自古以来,便生活着两大种族,除了我们鼋族,还有鼍族,不管妖化之前还是之后,我们两大种族均以湖中鱼虾为食,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有些交情。可自从五百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鄱阳湖之战后,朱元璋和陈友谅双方战死的数十万士兵鬼魂,便一直在这老爷庙附近徘徊,继续他们的战斗,此地便变得异常诡异起来,成了远近闻名的‘魔鬼水域’,而我们鼋鼍两族,便约定以这片水域为界,鼋族居于北,而鼍族居于南,虽仍互不干扰,却因为各自与朱元璋和陈友谅产生些联系,变得生分,甚至敌对起来……”

格提格插嘴道:“祝元亮,现在你明白了吧?那旋涡,是士兵亡魂作祟,关我们屁事啊!”

祝元亮脸红道:“知道了,我不就说说而已吗?你们都是好人,不,都是好妖怪,行了吧?”

娜薇瞪了两人一眼道:“别插嘴,听长老继续说。”

塔布问两人道:“你们可知道,为什么此庙叫做‘定江王庙’,而那座塔叫做‘定江宝塔’吗?”

“不知道,长老请讲。”

“当年明太祖朱元璋与陈友谅在陆地上战斗时,因为朱元璋兵力远逊于陈友谅,被打得节节败退。一日,朱元璋败退至此,被鄱阳湖挡住了去路,湖中又没有船只可用,眼看就要落得和西楚霸王一样的结局,突然一只巨鼋游来,以自己的龟壳为船,渡了朱元璋过湖去,这才有了后来他反败为胜的后话。而那只救他的巨鼋,正是我的父亲——肯姆。”

蒲子轩不觉看看脚下,惊道:“什么?原来我们站立的地方,就是当年朱元璋被巨鼋所救之处,而那只巨鼋,是长老的父亲?”

“不错。”塔布指着身后的显应宫道,“朱元璋夺得天下后,不忘我父亲救命之恩,便封他为‘元将军’,在湖边建了这座定江王庙和定江宝塔,用于纪念他的功绩,并长期派朱家后人守护。老百姓嘛,都喜欢将王爷称为‘老爷’,故后人一直称此庙为‘老爷庙’。我父亲非常开心,不过,在大明被李自成推翻之后,却气得一病不起,两年之后便撒手人寰了。现在,他的塑像还立在那庙中,我们鼋族每逢重大日子,都要上来祭拜一番呢。”

“真的啊?太厉害了!”蒲子轩拍拍祝元亮的肩膀道,“走,去看看。”

两人走到主庙跟前,果然看见大门上方赫然刻着“定江王庙”四个草体字,而庙的两侧有一对石狮,墙壁上还嵌有石碑,右为“鼎建左蠡元将军庙记”,左为“加封显应元将军庙记”。

步入庙内,一只石砌巨鼋趴于地上,四趾伸展,背负丈余高、三尺宽、一尺厚的大石碑,上书“加封显应元将军”七个金字,熠熠生辉。

此时,鼋族三人也来到了两人身后,只听塔布略带自豪地介绍道:“这七个字,正是明太祖亲自御笔书写。”

蒲子轩和祝元亮回头一看,只见一只活生生的巨鼋正趴在身后,张着嘴巴问道:“你们看,我和父亲像吗?”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地吓得缩紧了身子。

“呵呵,抱歉,吓着你们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证明所言非虚。”巨鼋道歉一声,便又变回了之前的长老模样。

蒲子轩稳了稳情绪道:“明白了,你们因为那一场战争,和朱元璋及后人之间结下了深厚的交情,可是,为什么要与鼍族为敌呢?”

塔布道:“这鄱阳湖的水域,并非历来就是同样大小,唐朝时,鄱阳湖碧波万顷、渺无际涯,这才引得著名诗人王勃写出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古名句,可自从明初以来,鄱阳湖水域急剧缩小,而我们两族的人口又不断增加,便出现了食物短缺的现象,于是,常常有鼍族越过魔鬼水域来觅食。虽然,觅些食物倒也无妨,不过,他们却因与陈友谅交情深厚,逐渐与我们产生冲突,甚至希望将我们鼋族赶尽杀绝,独占整个鄱阳湖!”

蒲子轩义愤填膺道:“真的吗?这就着实有些过分了啊!”

娜薇咬牙道:“千真万确!而其中有一只鼍妖,特别厉害,会使出一种妖法,将对方的身体变得僵硬,一年以来,我们已经有十来个族人受其坑害而死。大约两个月之前,那鼍妖又跃过魔鬼水域,来此觅食,塔布长老亲自上前与其理论,不想,却被他施了妖法,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

蒲子轩问:“那么,中了此妖法,会有什么后果?”

格提格横眉道:“中此妖法之族人,会从脚下开始变得僵硬起来,待到九九八十一日后,僵硬便会到达头部,那时,整个人便会变成一块木头死去!”

蒲子轩惊道:“这么说来,留给长老的,便只有二十日左右了,必须找到那只鼍妖,让他解除妖法才行!”

塔布道:“不错,不过,我们鼋族与鼍足势均力敌,一旦开战,我们并无取胜把握,这才想到了求助净化使者,而你们此时出现,一定是上天派来帮助我们的啊!”

说完,塔布朝蒲子轩深深鞠了一躬。

“什么,你们要我帮你们攻打鼍族?”蒲子轩慌神道,“可是,可是……我有要事在身,必须尽快去找到同伴,无暇忙你们的事啊!”

“不,净化使者,你一定会帮我们的!”塔布道,“因为你的那两个同伴,落水之后,正是被鼍族人带走!他们可是极度排外的种族,若我没猜错,你的同伴,现在的身体,也已经开始僵硬了吧!”

“什么?小九和小树,落在了鼍族人的手中?”

此时,一团熊熊怒火,在蒲子轩的心中燃烧起来。

太平妖未眠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