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三话 鼋族(二)

“怎么回事?我的同伴为何会落入鼍族手中?”蒲子轩满脸阴沉追问道。

塔布捋了捋茂密的胡须,默默走出了定江王庙,来到高台上,眯着眼睛,望向魔鬼水域中蒲子轩他们沉船的方向,一语不发。

此时,那一带的水域风平浪静,整个世界风和日丽,与昨夜的末日景象恍如隔世。

蒲子轩与祝元亮也走了出来,祝元亮不耐烦道:“你倒是说话啊!”

塔布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在我们族人中,有一位会算卦的能人,一年之前,刚有族人出事时,便算了一挂,算到会有一位净化使者来到此地,帮我们战胜一位来犯的强大妖怪,解救我们族人于水火,于是,我们每日都会关注这片水域上是否有净化使者经过。昨夜,我们便探到了两股净化之力,一个是你,另一个,则是柳泉八木的气息。”

蒲子轩一愣,心想柳泉八木气息自然来自陈淑卿体内,可两人与孙小树同乘一船,任何气息应该被掩盖才对,可随后又想到,昨夜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孙小树都在释放着妖气替陈淑卿治疗,也应该是在那时,四人所在位置被探了个究竟。

“我们鼋族在陆上和水中均可以生存,但主要还是在湖底,所以我们在陆地上并无定所。”塔布指着那片水域,继续讲道,“昨夜,在探到了你们的气息后,我便号令几十个族人一起前往那片水域,等着你们落水后施救,不过,鼍族人也来了几十人与我们针锋相对,后来,我们双方经过短暂的交锋,最终,我们只带回了你们两人,那两位落水的位置,刚好是在鼍族人的一侧,便被他们带了去。”

“原来如此!”蒲子轩恍然大悟道,“在一道闪电中,我看见四周水下有无数黑影聚拢过来,便是你们和鼍族人吧?”

“正是。”

“那为何,直到你们出现在了我们四周,我才探到了你们的妖气?”

塔布道:“这鄱阳湖的水,因为怨气太重,本就有隔绝妖气的作用,一旦深入了湖底,潜得越深,便被隔绝得越厉害,所以,别看你现在感应不到任何我们族人的气息,但他们,其实都在方圆二三十里的湖底生活着呢。”

“明白了,这么说来,鼍族人也一样,他们在鄱阳湖南部的水底下生活,可我们同样感应不到。”蒲子轩心中之谜团已解开,便摩拳擦掌道,“那么,告诉我,鼍族人在何处?要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塔布道:“鼍族人的陆上领地,是在五十里以外的黟永岛朱袍山上,他们截获到人类或是非鱼类妖怪,不可能将他们带入湖底,只能将他们囚禁于此岛此山,而若要到达此地,必须乘船过去才行。”

“黟永岛朱袍山?好,那我这便过去端了他们老巢。你快将方向告诉我。”蒲子轩说完,已迫不及待想要飞了过去。

“现在就去?”塔布愣道,“可是,我们现在没有船只,若你非要此时前往,只能穿我们族人的特制龟壳,方可水上行走,我得找人去取来。”

蒲子轩自豪大笑道:“不必了,我的净化之力,可以飞翔,我想,五十里的距离,若是飞飞停停,今日内便可坚持到那里。”

“哦?”塔布皱了皱眉头,上下端详了一番蒲子轩,叹道,“会飞翔的净化能力,还真是少见啊。”

“哈哈哈!”蒲子轩顿时沾沾自喜起来,得意道,“现在,便让你们见识见识不一样的净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使者吧!星河龙王——”

随着蒲子轩一声召唤,那本该顺利出现的星河龙王,此次却并未现身。

身为妖怪,三个鼋族人本期待着灵体出现,并未看到蒲子轩身上发生任何变化,顿时均不解地愣在原地。娜薇忍不住问道:“你的净化之力,究竟是何种模样?”

“等等……”蒲子轩更是充满尴尬和不解,又试着运行丹田之气,再喊了一声,“星河龙王——”

这次,星河龙王仍然没有现身。

“不应该啊,为何星河龙王不出现?”蒲子轩顿时心里一紧,额上汗珠密布,心想,丢脸事小,若是就此失去净化之力,可一切都完了!

祝元亮身为凡人,自然从未见过星河龙王模样,但此时未见蒲子轩身体发亮,又见其愁眉不展模样,便知事有蹊跷,问道:“你的净化之力,该不会被封印了吧?”

“可是,我从来没有攻击过凡人啊!”

祝元亮伸出右臂道:“没有攻击过凡人,不代表没有伤害过凡人啊!”

众人均看见,祝元亮的右臂上,三道长长的抓伤,正在结疤,但红得清晰可见。

祝元亮解释道:“昨夜我俩落水时,你用你的灵体拉住了我的这只手臂,我便有了这几道伤痕。现在想来,一定是你本意想拉我出水,却不想大珊瑚号坠落时砸中了我们,导致那灵体爪子在我右臂上刮擦,造成了这些伤害。”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即使是无意中伤了凡人,也会被冥冥之中的力量判定为滥用净化之力,将其封印!

“对,一定是这样!”蒲子轩本就沉重的心情顿时雪上加霜,恼怒道,“我说你这胖墩,搁着一只好好的机械手臂不用,伸出一只右臂来呼救是什么意思?真是害人不浅啊!”

祝元亮回敬道:“嘿,你这贱人,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难道是我想让它封印啊?我不过胡乱挣扎一通,谁知道你要拉哪只手啊?不然,那种情况下,你说说看,我还能做什么?”

蒲子轩叹口气,自顾自道:“早知道是这结局,我就不该去拉你!”

“他奶奶的,换了是我,就是小命没了也不会放弃兄弟,你就是这样忘恩负义之人?别忘了昨夜是谁赶跑了那歹人?”

一旁,鼋族三人见蒲子轩净化之力被封印,两个同伴又为此争吵起来,顿时也唏嘘不已。

但事情还得解决,塔布只好上前调解道:“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争了,本来嘛,我们也没打算今日便去攻打鼍族,蒲子轩的净化之力被封印,改日再重新觉醒便是,特别是满月夜,是个很好的觉醒契机,这段时日嘛,两位且在这显应宫好好歇息,待我们决意出征时,自会来通知你们的。”

蒲子轩自知净化之力被封印并非祝元亮之过,刚才斥责一通不过是为了发泄心中怨气,如今有了塔布长老的安慰,蒲子轩也不再跟发小较劲,只是担忧道:“可是,我们两个同伴还落在鼍族人手中,这一日不救回他们,心中便一日不安啊!”

塔布语重心长道:“这个嘛,你们也别太过担心,杀了你们同伴,对鼍族人并无任何好处,我想,他们使出这种使人身体僵硬的妖术,定然是有些什么别的目的,正如上个月,也是有一个净化使者的船只在魔鬼水域沉没,我们两族人也去争抢了一番,结果那人被鼍族人给带走,至今,他的气息还存在于夥永岛上。所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八十日内,我想你们同伴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听了此话,两人心里才稍感踏实,蒲子轩折了最大的利器,也无他计可施,只好接受现实,问:“这多宝乡最近的客栈在哪?”

塔布笑道:“呵呵,如此恶劣的环境,又怎来客栈?你看那些远处的村民房屋,你以为他们想住这儿啊?不过是没有路子离开这多宝乡罢了。你们呢,也别多想了,这显应宫住你们两人,还嫌大呢。来,跟我来吧。”

“哦?”听塔布的意思,似乎在这道场中他还说得上话,蒲子轩与祝元亮便跟在塔布身后,朝右侧走去,格提格和娜薇也跟了上去。

“显应宫一共包括六部分,除了刚才的定江王庙,还有龙王殿、同仁堂、大小客厅和厨房。”塔布边走边用手指着各建筑介绍,待到了厨房外,停下了脚步,喊了一声:“朱先生,有客人来了。”

想不到,这道场中还真有人日日做饭生活,蒲子轩和祝元亮同时想到,能长居此地之士,不知是何高人,待来人出来时,一定要言语礼数到位,以免留下不好的印象。

然而,待厨房中的中年男人停下手中活路,走出来与众人见面时,蒲子轩正要上前欠身入礼,祝元亮却露出了截然相反的态度,瞪大了眼睛问道:“啊?怎么是你?”

此人正是昨夜重伤了陈淑卿的朱业灞,见了祝元亮,更是惊得不轻,怒目圆瞪道:“你这小子,怎会跟塔布长老在一起?”

众人见两人如此对话,皆愣得不轻,蒲子轩纳闷道:“咦?你们怎么认识?”

祝元亮指着朱业灞,厉声道:“昨夜,就是此人,手持两把长剑,差点要了陈淑卿的命,幸好我及时赶到,打坏了他一把长剑,才救了你的小九脱险啊!”

“什么,是你伤了小九,你……”蒲子轩见朱业灞虽长期身居此恶劣之地,却不失仪态,衣冠楚楚,气质不凡,这才勉强忍住怒火,没有上前兴师问罪。

“两位小兄弟,等等,这位是显应宫守护人,朱业灞,是我们的朋友。”塔布见双方似有纠葛,便问朱业灞道:“朱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啊?”

朱业灞对塔布拱拱手道:“哦,是这样塔布长老,昨夜我见一队陌生人马天黑后上得山来,直奔那定江宝塔而去,心生疑虑,便跟了去看看。不多时见其中一女人在大雨中变成了一只九尾狐妖,便果断出了手,将其重伤,后来,这个身披斗篷的人出现,使出奇怪的招数,将我的长剑震断,我便离了开去。”

塔布问蒲子轩道:“那个九尾狐妖,便是你们被鼍族抓走的朋友?”

“正是。幸亏另一个同伴懂治疗之术,我那朋友才捡回一条性命。”蒲子轩应了塔布,又转而对朱业灞和祝元亮道,“我们都不是歹人,不过是为了收集雷电力量除恶妖,才来这定江宝塔冒险,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便当作不打不相识吧。来,胖墩,与朱先生认识认识。”

祝元亮脸上写满了勉强,拱手道:“抱歉了朱先生。”

本以为朱业灞也会还以礼数,却不想其连连摇头,哀叹道:“唉,你这小子,你可知道,你打坏的武器,可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绝世宝剑啊!”

祝元亮心里一紧,问:“敢问是何绝世宝剑?倚天剑?还是越王剑?”

“岂是普通名剑可以媲美?那可是父亲留给我的圣剑,叫做诛元之嚎!”

(本章完)

太平妖未眠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