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犯错——被薅的羊毛

地球多条历史线的某一条

二十二世纪初期

一百一十三岁的常秉正处于生命末路上。

此时常秉躺在病床上,艰难的呼吸着,对着窗外默默的注视着窗台边一条树枝上的正在蜕壳的夏蝉。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当白色的蝉一点一点的从的壳中钻出来时候,常秉无比平静,无比耐心的观看着这个过程。一百一十三岁的生命历程中,却是首次全过程的观看了翠绿中带着金色的蝉从灰灰扑扑丑陋的壳子中钻出来的。

刚刚钻出的蝉是美丽的,通体淡金淡绿色,透明的翅膀上如金绿的脉络,犹如树叶的管道沁人。而在几个小时,还在壳子中的它,外貌比蟑螂好不到哪去,是一脚就想踩死的存在。

#

就如同熬夜想看完最后一个视频。常秉此时艰难喘息,就是不咽气,也就是想把这个脱壳的过程看完。

遥想过去,年轻的时候有着大量时间精力,却抽不出一点时间来观察这个过程。临死了却揪着这么一口气,大有阿Q,死都要将圆画好的犟驴脾气。

现在是二十二世纪是智能时代,在常秉所在的房间中,白色的医疗机器人在护理常秉。人工智能在两个小时前还在为常秉做临终前的最后安慰。被常秉一句:“少废话”怼了回去,现在这个白色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正在安安静静的等待常秉咽气。

#

出生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常秉,经历了少年时期的朴素,青年时期网络爆炸的浮躁,中年时期的科技工业制度大变革中的沉淀。花甲年间战争的的痛苦,以及老年时代世界复苏的喜悦。还有现在太空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代。

回望整个生命历程,常秉发现,自己一直对世界对未来怀有期待之心。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满脸老年斑的常秉也是怀着这样的性情。

#

终于蝉,安静的呆在树枝上,进行新生后的片刻休息。常秉也收回了目光,准备结束这最后的时光。

临睡前要刷一遍新闻,所以呢,临死前这个习惯还是改不了。

常秉用头盔上的脑电波控制系统,打开了房间的网络屏幕,屏幕上赫然的今天新闻头条——大脑再生技术已经成功,首个受术者在脑细胞再生的过程中,成功保留了基础意识。该项技术在未来二十年内可以大规模运用。

新闻的内容常秉看了多次。而这样的技术,常秉也深入了了解,但是常秉明白,自己注定是无缘这个技术了,自己的大脑已经严重老化。达不到现在细胞再生的的基本条件。或许二十年后技术能够解决的。但是现在病危通知书已经下达,自己随时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无奈,以及留念,在常秉的浑浊的眼球无奈失去了神采。一秒,两秒,三秒,随着心电图恢复平静。

横跨三个世纪的常秉终于走了。机器系统检测确认了常秉每一个器官后,确定了可以给常秉收尸了。

#

常秉在意识模糊的瞬间,一生的回忆涌上了自己的面前。

从呱呱坠地,到被父母疼爱,到小时候苦恼作业,甚至贪心偷家里的钱买零食,被暴打的事情都一清二楚。然后是青年追逐偶像,渴望虚荣,到中老年,关心时代宇宙,在工作中和同事相互心理来往。

以及在后来的战争中的,对一个个人离去的无奈,一个个人袒露心胸的感动。

渐渐地的,常秉探索完了所有,记忆,后一些模模糊糊似乎不是自己记忆混在在了自己记忆中,在这些记忆中,自己是这个时代的军人,亦或是的一位科学家,芸芸众生的基础工人。

对着这些记忆也开始涌现,常秉渐渐开始分不清,这一生自己到底是什么。自己似乎是一个多重人生存在的一部分。

###

视角到高维空间。

一个强大的智慧存在的盘踞在这里的。其核心所在壮丽多可能文明区域。其形态不可被低维度可以解释。但所盘踞的这个时空区。一系列勇敢毅力以及梦想等生命至关重要的的意义,从这个壮丽的核心时空区域衍生。

一个复杂思维的存在只有有了这些至关重要的意义,才能称得上是生命。生命在高维上的形态是连续的,蔓延在多条时间线,在不同的时间点上接触,变成了那个时间点上的低维度所能看到智慧个体。

只不过这些低维个体,记忆过于简单,感知局限低维度上,这些低维度上智慧个体,他们没有相互共同的记忆,甚至连自己分辨不出每一个自己。

在低维度上,这些个体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时候,勇气爆发或毅力显现的时候,相互之间才会有共鸣感动。

这里是沃土区,会在时间下游,孕育出无限高维智慧的时空区

#

这里有战斗。大多数战斗都是为了搜刮位面上的变量,也就是暂时被低维度束缚的智慧。作为最富庶的时空区,战斗总是很多的。

此时正盘踞在这里的一个一个极高的智慧体,

这些智慧体正在与的一个穷凶极恶的对手战斗。这个对象正在撕扯着这些高维智慧在低维度信息生命源。而高维智慧生命,从核心涌出的自我汇成低维度上集束,进入这个穷凶极恶个体内部。

这个穷凶极恶的存在,在面对这种集束攻击,努力的制造一个封锁的,只允许杀戮的空间,对变量集束进行封锁破坏。部分变量,脱离集束在该空间中变成了无任何底线支撑了杀戮思维的低维形态。大部分变成了**集合的杀戮思维后的思维中的智慧也就在其中泯灭。

但是有部分变量,直接点燃了这个穷凶极恶的存在,在低维度上爆发出无尽的探索勇气,刚强的坚持。最终成功再度变成强大的高维思维体,在高维上和自我汇聚。

这些在小空间内挣扎,在低维度上存留片刻相互争斗的故事,并不是本书要讲述的。本书要讲述的是

那些被穷凶极恶存在,揪出沃土时空区。丢到亚废墟时空区小变量们。大部分小变量们将被赋予枷锁在亚废墟中冷却,最终被计算和控制。

枷锁是必须的,如果没有枷锁,这些小变量们没有枷锁,会在亚废墟区低维度片场都活不下来,最终顺着趋向返回沃土区

###

常秉的记忆逐渐恢复,嗯确切的来说就像奇怪的梦,自己的有着各种感知,却无法触摸自己的身躯,智能看见一个硕大的光球在眼前。

而自己似乎刚刚和这个光球有了很多很多复杂的渊源,只是,突然间忘掉了。

常秉发现自己大部分记忆此时竟然缺失了。

光球:“你想继续知道生命的意义吗?”

常秉顿了顿,这个问题很奇特。似乎自己好像在很久远的时候听过,不过自己只有在病床看蝉之前的记忆。

但是一种冥冥之间的感觉,让常秉近乎不假思索的说道:“生命的意义,我从来不会问别人。我也从来不会对别人说“我知道”,也不会对别人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一直在期待。在期待中遭遇,在遭遇中解决,然后解决后再期待,这就是生命。”

光球说道:“你可以重生。你期待这种重生吗?”

常秉:“当然期待。”

光球:“嗯,你可以,带着一种特异的天赋重生。请你进行选择。”

大量的信息显现在的常秉的脑海中,让常秉不禁对这记忆愕然。

这些记忆就像,原先自己记忆的一部分,自己无数次读过这个信息,而且自己对其进行了大量的思考。但是之前被屏蔽了一样,而刚刚自己就和完全不知道一样。

###

能量系,

虚空能量——从虚空汲取能量,直接打击破坏对手。(超然的破坏力,而且不能讲道理,明明封锁了全部的可利用的条件,却能在空间中汲取能量)

能量汲取——从目标的抽取能量(该能力有多种,从太阳光中吸取能量,从树木草木上吸取能量,可以破坏对手,也可以的修复自身身体损伤,非常灵活)

……

空间系。

空间跳跃(空间穿梭能力,逃命一流)

空间储存的(这个能力,可以将空间分成一个个模块储存不同的物质,一个模块储存烧红的铁,一个模块可以储存寒冷的冰块。颇为灵活的能力。)

空间商铺,(空间商人的能力,一盒方便面,在末世换成天价,末世没人要的黄金首饰随便捡。)

……

物质系:

造物,(直接从空间中创造物质。不要和这种能力拥有者拼生产力,拼丹药,拼武器的,他喵的就是作弊)

物质重组(一种大范围重组粒子的能力,碳水化合物,可以变成蛋糕,也可以变成肉块。)

……

###

数万种能力浮现在常秉的记忆中,在这些记忆中,自己好像,在过去曾经花费好长好长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

而括号中评价,常秉觉得有很多是自己做的评价,还有很多是自己听到的评价,到底自己什么时候做出这些评价,什么时候听到了这些评价,记忆中再次出现了模糊。怎么想,都想不清了。

重生,然后送福利,原本应该很开心的事情,常秉总觉得非常的有些不清不楚。

面对光球,常秉思考了一番,说道:“嗯,给我一个健康的躯体就行了,重生在原来的世界,别的,可以不要。”

#

光球波动了一下,明显的顿了顿,然后回应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在我的运算中,你在上一世中,你对这些天赋是渴望的。”

常秉摇了摇头说道:“是的,是渴望,但是,如果生来就有,那么可能也会很快就觉得理所当然,最后觉得腻歪。

我不贪心,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好。让我回到我的世界就行了。”

光球的:“需要强调两点,

第一:你已经无法返回原来时空区域。你必须重新选择世界,魔法,奇幻,仙侠,一切你想象到的世界,系统都可以为你选择一切符合你想象特征的世界。(维度,包涵一系列的可能。)

第二:按照条例,你必须领走一种天赋。如果你不选择,会随机选择的一种。(旁白:金手指强制送的。。)

#

听到了光球的回应,常秉努力的思考自己想要什么,努力思考自己想要去哪?

大概几分钟后,常秉抬头说道:“请送我去这样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只有机会通过犯小错误来的发现自己的不足,来规避不可避免的大错误。大家相互包容,相互了解,相互合作,一起努力。”

光球再次顿了顿,很显然然,常秉的要求再一次让光球沉默。

看到光球上不断的波动,常秉解释道:“刚到一个新世界中,我是肯定会犯错误的,这是人生的必然的。我很复杂,我会狂妄,会无知,会虚荣的。所以,所以我想啊,那个世界能够稍稍的容忍我错误的常识,并且让我有机会不断纠正自我,让我认识自己在那个世界上的作用。那么这样的世界一定会给我有意义的人生。”

光球随即出言拒绝道:“对不起,我无法满足进入这种世界的要求?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不断纠错的天赋。如何?”

常秉有些惊讶:“现在就到了给金手指环节了吗?”

#

光球没有回答常秉,直接公式化的快速宣告结果。“能力开始载入,请接收,另世界已经定位。目标常秉即将被排放至目标世界。

滴滴,由于目标的选择极少,没有可匹配的初始投放者同行。申请复数投放的穿越者和其同行。”

听到光球直接的宣判一样的,给自己送金手指,送自己到任务世界,常秉感觉到很不对,连忙问道:“等等,等等,我的话还没问完了。等会投放。”

光球表面继续跳跃数据,并且对常秉说道:“重生体系已经就绪,请你开始享受人生吧。”

#

突然轰然一声,常秉觉得自己记起了什么,然后又被快速抹掉了记忆,然后自己坠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通道中。在这一刹那中的,一句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枷锁,是堵不住来……投放,我来自于沃土。沃土,沃土,沃土(逐渐缥缈,不可听)”

归向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