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6 无所求?最宝贵的战利品

入侵历16年,这是全球最黑暗的一年,也是黎明到来的时刻。

浦海城的城穹系统如同数据推算中的一样,在抽取了大量能量后,城穹系统衰退的波动线持续不断的下行。

国家尽量准备好陆沉所需的相关的物资后,一车又一车投送浦海,而工程队则是测量浦海内每一座大厦的数据,确保避难所能够承受住下陷时的冲击。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标语,挂在了全国各地的城市上。

而东部军事区命令驻扎浦海城的军方尽最大可能的利用行星火炮。并且对浦海城内部人员透出口风——‘决定性转折’将在八个月后出现。

……

时间流转,全球的城穹系统撑住了外太空舰队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9月,浦海城,如统计数据推断的那样,在发射两次能量炮后,完成了“辉煌”的歼灭战鼓舞士气,防护罩大幅度削弱。

40天后,原本刚性的防护罩,变成了弹性防护罩。

防护罩无法维持刚性,这在德里之战,新阿姆斯特丹之战时出现过,当时德里的政客们认为,‘抽取城穹能量用于炮击使得防护罩弹性化’产生的最大问题也就是隔音不好,最多是产生一定的冲击波,决定继续开挂。

但实际上,当防护罩开始弹性防御后,各项的数值已经超过阈值,在这种震荡中的防护罩能量不是能凑合使用,而是,衰减的更快。【这就和大坝一样,当出现一个小口子时,不是多一个可以忽略的小问题。】

δ文明也察觉到了城穹系统‘溃坝’的罩门,于是乎开始调集全球的战舰重点轰击了脆弱的浦海城穹系统。

战舰张开巨大复眼,并且发射了毁灭性的光束,让防护罩在最后难以维系的阶段,震荡波就让整个城市内的飞鸟死绝。

在轰击的过程中,城穹系统短暂性的出现了不少裂缝。在这个过程中,一些碳金虫族见缝插针从城穹系统的裂纹中完成了渗透,同城市中巡逻的主战坦克和快速反应的机械步兵发生了激烈交战。

在最后的交战中,人类在浦海取得了大量关键信息,其中,作战飞机完整的拍摄了巨大δ文明战舰拆分出碳金虫族的过程。

……

当然,陆沉计划终究还是启动了。

盘明星的科学家们到现在也都没有猜到:α文明在盘明星核心中到底在搞什么。整个地表板块在缓缓下陷的过程中,宛如沧海桑田般加速变化。

地面就宛如碎裂的饼干一样,咔嚓,咔嚓的分块断裂。然后沉入地下。

这一幕让现文明的人类充分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这就如同人类第一次看到核爆时的渺小无力一样。

猴子是朝三暮四,人类又何尝不是呢。

如此震撼且充满挫败感的一幕能够秒杀掉人类所有战前吹嘘产生的虚妄骄傲。但是在这无比黑暗的一幕中,一丝小小的光出现,就依旧能让人继续撑下去。

【政客们都是心理大师,那么在民众承受力还没有达到极限的时候,藏住底牌,当即将崩盘的时候,再把这张牌打出来,作为黑暗中的星光。在战争中,人民需要的不是虚伪的骄傲,而是自己能为胜利趋势而努力的感觉。形势再崩,只要大部分民众觉得自己还在为胜利做实实在在付出,那么就没空来‘哀哉’!】

在浦海陆沉的巨大失败中。

可控粒子束武器,在其上空完成了首战。这是跨越1200公里的支援。

相对于行星重炮那种依赖α文明在地心汲取能源的存在,这种可控粒子束是人类吃透了的技术,由核聚变电站供能的武器。

在首战中就精确击毁了六十七艘处于展开状态的δ文明轰炸战舰。

这些没有切防护罩状态的战舰,就是那么脆。城穹系统的防御和进攻是一体的,δ的战舰又何尝不是呢?

接下来的四年中,人类科技进入井喷期,空天战机,能量雷达,各种各样的先进武器眼花缭乱的出现。

时代已经不再是几年前人类带着龟缩心态,拿着不懂的城穹系统能量乱轰的情形了,而是勇敢的走出城穹防御,积极主动寻找敌人武备弱点以及最脆弱的时期。

一个又一个军团逐渐掌握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调度、有效打击、快速撤退的战法。

这就如同人类一万年前,斗倒所有大型猛兽最终占据这个星球的原因一样。

人类会扬长:在大型猎食者因食物缺乏不得不冬眠的劣势期进行狩猎,会驯化动物利用其嗅觉对其活动规律判断,会制造陷阱产生地利抵消对手的爪牙之利。

会避短:受伤的人回到洞穴中疗养,女性和孩童,也躲在防御完备的居住地进行实力蓄积。

……

当然,盘明星最终的胜利,还是α文明的到来。

3.4光年外,那个恢弘的未知战舰展开,发出了致命的炮击(由于光速不变理论,这个控制亚光速粒子流的巨大设施被盘明星的观察者看到的时候,一切早就发生过了)。

盘明星的人类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打击。

恢弘的光束从35.2度斜角入射太阳系,宛如几何划线一样,分为了三波,其中两拨最强的直接命中农星和雷星。

这两颗气态大行星,在一瞬间拥有了成为恒星的条件,内部核聚变被引动,六个小时后散发出微红的光芒,表面温度达到了一千度,将这两颗星球来了一次彻底的杀菌。

而奔向盘明星的那一束光芒,宛如竹签插串串一样,将那最大的战舰从头到尾打对穿,光芒甚至透过了厚厚的结构层。这一刻,δ那巨大的母舰宛如夏夜的萤火虫‘熠熠生辉’。

在月球内轨道上的德尔塔母舰被打击四个小时后。

人类重新展开观察望远镜,看到母舰彻底解体的画面。内部已经全部气化,就仅仅剩下一个外壳了。

至于外大气层上那些战舰集群,被分出的一束束光束,在四飞秒的时间内全部荡平。就连人类都没有探测到的隐身战舰也都没逃过。

光束能量是如此大,那些在大气层内歼灭战舰的每一束分火力,当量都有两万吨朝上。

人类幸亏在战役前,得到了通知,解锁了城穹系统上限,进行过载,让城穹系统在最后一刻笼罩全球,刚好能抵挡这次炮击的余波,使得外大气层臭氧不至于被伽马射线流破坏,导致生态灾难。

当然如此巧妙的情况,更可能是α文明有意控制了能量束规模。

因为那两颗气态大行星轨道之间所有的δ战舰都是一丝不漏的歼灭了,唯独盘明星这儿,漏了一些能让人类歼灭的残余虫族。经过战后计算,α文明的炮击应该是考虑盘明星防御系统上限,而并非使用饱和火力消灭虫群。

城穹系统也因此彻底寿终正寝了。

至于α文明在地心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后期全球城穹系统能量波动不断下行?

在科学家们似乎也有了正确的猜测。

这场炮击中,α文明展现出那可怕到极点的定位,显然是需要足够的情报支援,而信息来源应该就是星球核心,所以说,即使是全球的城市全部下沉,也改不了δ文明入侵军在这场战争的结局

人类唯一改变了的,就是自己一座座城市得以幸存的命运,并且获得了一段‘抵抗外星入侵’的文化记忆。

这段历史提供的题材,在后世将拍出无数电影,尤其是浦海。当上千万人陷入绝望,然后又蹦出希望,各种情感复杂的交汇,要比北薇城在战争中那略显单调的坚持,更值得品味!

……

δ入侵力量在刹那间的全灭,让全人类感到了颤栗,国际上所有的国家组织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通过了新的与外星文明的交流法案。

新联合政府愿意在保持种族延续的条件下,接受α文明的一切条件。

然而人类的“友好”电波发到了太空中后,如石沉大海。α文明这个自始至终连名字都不愿意吐露的超文明,在来的时候不愿意多做解释,离开时也没啥感言。宛如宇宙中行侠仗义的剑客,一剑涤荡恶者后就飘然离去。

他们从哪来,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将到哪里去,一切都将成为不解的谜。

在战后数年内,各类专家根据战时对δ文明科技解析提出了诸多假说。例如最著名的:“两个高等文明都是聚合体文明,如同两颗大脑,相互拆脑细胞对战。”

人类在这一战后,进入了快速发展期,制定了三十年内殖民外星的计划。

……

四十年后,战火记忆已经逐渐淡去,各类新型大厦如同杂草淹没古迹一样,遮盖了当年的专家、工人上班的地铁。而网络上,年轻人们关注度更在于明星、太空工作岗位的薪贴。对于几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只有寥寥几句“爱与希望,支撑我们走向胜利”来帮助后出生的年轻人们定位历史记忆。

北薇城,随着地铁大门打开,导盲机械狗闪烁电子眼睛,率先走了出来,规划好行进路线。用激光指引后面两人前进。

头发花白的宙徙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中合吾来到了天文台。

宙徙左手则是机械义肢,推着轮椅在缝隙中长满草的砖瓦上略微颠簸的移动。

【中合吾是在一次火箭发射逃逸中落下的瘫痪,而宙徙则是当年的大战中失去了左臂,而近期技术进步后,兴冲冲移植上的。宙徙手术成功后,曾兴冲冲对中合吾展示这当代科技的进步,而中合吾却摇了摇头,觉得坐在轮椅上挺好。】

两人在曾经工作的平台上停下,同步的抬起头看着天空。一个是向往,一个瞄着某个星的方位。

良久后,中合吾缓缓说道:“宙徙,你说——超文明还会来吗?”

宙徙顿了顿,微笑道:“也许,他们一直都在关注我们呢!”

中合吾笑了,然而笑声又引发了咳嗽,在宙徙努力拍背后,他缓了过来,说到:“你还是坚持你的“文明共鸣”理论吗!”

宙徙缓缓点头:“是的,所有的蓬勃发展,都有着英勇、毅力等共性。智慧会相互共鸣,而文明的科技进步则是这种共鸣后的回响。”

中合吾抬头看了看星空,似乎明悟到了什么,喃喃的道:“是吗?如果真的这样,那就没必要担心什么了,大胆的向前迈步,就行了。”

沉默的一分钟。中合吾似乎有些疲惫了,默默的合上了眼睛,缓缓道:“回去吧。”

宙徙一边回应的点头,一边指尖微微闪光,一缕信息粒子束进入了,这位身体机能即将衰竭的老人体内。

两天后,中合吾去世了,在撒手前表情面带微笑,宛如在睡梦中离开,一点牵挂都没有。各色领导匆匆的参加悼念,又匆匆的离开。

这位大科学家一生都在为盘明星的科研建设付出努力。

去世后在诸多明星占据流量的大潮中,仅仅只有三个小时上榜时间。

……

而又过了三十年后,在一天的黎明时。

人类在赤道区域建立了十五个巨大的磁力发射塔,能让飞船在大气层内达到六公里每秒,而后启动火箭顺利达到第一宇宙速度。

如今,当年经历过的人都已经死去了,同样当年那些教师、战士、科研者也都离开这颗星球。

宙徙是最后一个留守者,今天再一次来到了当年仰望星空的山坡上,颤颤巍巍的走到了绝壁山崖的位置。

宙徙一边抡起拐杖,敲了敲旁边啰嗦的人工智能让其别管闲事,一边看着远方红霞越来越明显的天际线。

宙徙略带无奈的叹息道:“我来时,世界一无所知,我即将离开,嘻度年华的人们,也抽不出情感来关注。但是——”

此时,苍老的宙徙站在岩峰上,挺胸叉腰看着远方升起的红阳,面露微笑:“就这样的世界呵,我下次还敢!”

……

在战争中,盘明星人,惴惴不安,担忧自己的生存,认为超等外星文明会来掠夺资源,奴隶。

而战后,盘明星的娱乐业又重新繁荣,明星们迅速占据了人们的注意力,政客们为月球上多个资源点城市的归属权时刻争吵。

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和最终结果?也许这个文明阶段的他们没有动力去想通。

δ文明入侵要的不是资源和奴隶,而是一个社会化的高等物种在百万年内演化的操控权,α文明也并不是孤高的,他们最宝贵的事物已经被帮助他们的超等文明得到了。

宙徙自觉自己非常幸运,能在这个星球上同一群智慧个体们度过这个尽情燃烧的时代。宙徙将用智能粒子系统永远记忆住这些宝贵的人。

英雄无价,能够长久铭记这种伟大并刻在意识中,才可迈上超等文明的道路。

归向来源更新